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星际卖汉服 > 第七十九章 中毒
    “吃的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是水不太确定。”

    武术指导是个十分实诚的汉子,他在事情发生之后,就去马槽的地方看了看。

    马匹吃的东西都是很正常的饲料,而且饲料袋子的口在束着,没有发现被动过的痕迹。

    但是水就不太一样,如果放了什么无色无味的东西进去,他看不出来。

    白九槿指了指那个小姑娘“让医护人员看看。”

    医护小姑娘跟着武术指导去了看了看,回来后,果然发现了问题

    “有一个槽里面好像被下了兴奋剂。”

    果然。

    武术指导犯了难“可是这里的人鱼龙混杂,而且连个监控都没有,怎么查是谁下的药。”

    某横没有全方面监控,是为了防止一些人通过监控,把某些正在拍摄的大剧泄露出去。

    刚好马匹在的地方,就是个监控死角。

    白九槿指了指梁沅逸的车

    “谁说没有?”

    武术指导一拍大腿,对啊!

    没有监控,可是有行车记录仪,那和监控一个效果,刚好梁沅逸的车正对着那里,绝对能拍到。

    助理和武术指导去调行车记录仪,白九槿去看刚刚拍好的视频。

    不一会,梁沅逸的助理气呼呼的回来了。

    “怎么了?”

    助理把记录仪调出来,一个人趁着他们中午去吃饭,鬼鬼祟祟的往马匹的水里下药。

    武术指导指着屏幕“这个人,怎么有点熟悉呢?”

    导演在旁边倒是认了出来

    “这是那个陆小姐的助理啊。”

    可以了,一切都明了了。

    梁沅逸直接报了警,白九槿对接下来的事不感兴趣,没有再管。

    风波过后,白九槿和梁沅逸还是拍完了接下来的东西,直到两人在山间林下肆意的喝着酒,才相互对视一笑。

    夜晚,白九槿带着片子回了家,开始剪辑。

    边境之处,却不平静。

    阚泽上前想扶住席致深“上将,你没事吧?”

    “没事。”席致深手朝外,示意不用。

    “上将,你刚刚——”

    阚泽说了一半,却又不知道怎么劝,席上将,你不要去做?

    可是对方那人能力特殊,只有席致深能压制他。

    席致深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黑色斑驳的纹路

    “去把言责叫过来。”

    他刚刚和那人交手,发现自己身体似乎不太正常。

    而那人出手似乎也刁钻的很,用八分,逼他出手,却不用十分,和他拼命。

    阚泽也看到了那片不同寻常的纹路,心里一惊

    “上将这是?”

    “我去找言责!”

    难怪刚刚席上将突然发力,把对方击退了……

    言责脖子上带着佛珠晃晃荡荡的过来,看见人,还戳了戳阚泽

    “你看,这人不是好好的吗?”

    阚泽心急如焚,都想一巴掌拍到言责的脸上了

    “你赶紧看!”

    席致深撩起手臂,黑色的狰狞纹路已经超出了手腕,向小臂方向蔓延!

    言责瞬间正色“这是——”

    言责马上给席致深把脉,眉头逐渐紧缩。

    往常席致深身体受伤,言责都是调儿啷当无所谓的模样,然而这次……

    情况不好。

    言责把完脉,抬头看向席致深“您能不能稍微不那么拼命?”

    席致深收起手腕“对方似乎想运送东西。”

    言责反问

    “是,那又怎么样呢?”

    阚泽明白席致深想表达的意思,替他回答

    “对方运送的东西很有可能和攻略计划有关。”

    言责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回答“所以你就出手了,然后你的毒就发作了。”

    阚泽大惊“什么?毒?”

    没错,就是毒。

    席致深中了毒,而对方趁机运送关于攻略计划的东西。

    如果席致深不出手,那么他们就能凭借那个特殊异能者把有关于攻略计划的东西运送进来。

    如果席致深出手了,那么就会毒发。

    阚泽听完解释,一脸愤怒“真是卑鄙!”

    言责眉头依旧紧缩“说实话,我目前还不能确定这是什么毒。”

    阚泽更着急了“连你都不知道?”

    如果言责不知道这是什么毒,那就说明问题是真的十分棘手。

    “我回去找我师傅”言责转头看向席致深

    “你最近不要随便出手。”

    席致深点了点头。

    言责出去之后,席致深依旧很平静,似乎被查出来中毒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他在回忆。

    他究竟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阚泽也想不明白,席上将平常接触的东西是必定经过检查的,吃食也会有人亲自验。

    问题到底出来了哪里?

    难道是……白小姐?

    “上将,你说这毒……会不会是……白——”

    阚泽话没说完,席致深转过头眼神深沉的看着他,阚泽闭上了嘴。

    席致深语气平稳而不容反驳

    “我很确定不是她。”

    ……

    夜晚,席致深看着白九槿上午给他发的消息,给白九槿回复“好棒。”

    早上起来的白九槿看到了这条消息,笑出了声,好棒?

    哪里棒?是把爱情改成兄弟情棒?还是在夸她能干?

    男朋友好好笑。

    三天过去了,席致深该回来了。

    春秋告诉白九槿,他已经处理完了绣花厂的事情,白九槿把样衣和大批的布料给了春秋,让他按照样衣,开始大批量制作。

    白九槿自己则是又呆在了红姨那里,把之前自己亲手绣好的布料裁剪做成了汉服。

    是情侣装的那种。

    席上将似乎是个大直男,不懂浪漫,还忙。

    没关系,那就自己主动一点好了。

    昨天拍的短片,被白九槿大概剪辑完毕,晚上给了一位后期师进行细节上的处理。

    也许那位后期师是肝上长了个人,亦或者是钱给到位了,那位后期师中午就处理好给了她。

    白九槿看了一下大概,再次用汉苑的微博发了出去,然后依旧艾特了梁影帝。

    打开微信,找到梁沅逸的页面发送

    “?”

    那边很快

    “。”

    白九槿带着衣服准备提前席致深那里,没想到席致深已经回来了!

    她屏住呼吸,控制五感,准备来了惊喜,然而不小心听到了里面的谈话

    “上将您的毒?”

    “别告诉她。”

    阚泽刚想说“是”,结果抬头就看到就在门外的白九槿,结结巴巴

    “好像……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