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恐怖世界开始的冒险 > 第2章停尸房
    21世纪初的停尸房,用的还是传统的大型冰柜。

    为了这次新人测试,殡仪馆也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譬如,将先前停放在冰柜中的尸体,直接抬出来,搁在一张能拖动的四轮病床上。

    病床上盖着一张白布,依稀能看出死者的大致轮廓。

    “尸体只有一具,死者是个成年男性。”

    左小涵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停尸房中的空气十分难闻,带着一股混合着消毒水的檀香味,加上空调开得低,房间最上面留着一排密集的紧闭小窗,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局促和紧闭感。

    头顶挂着几根节能型灯管,也不知多久没清理过,泛着一层惨白色的朦胧光罩。

    “啊!左小涵,我们现在怎么办?”

    陈娇畏畏缩缩的跟在左小涵身后,视线在停尸房中一扫,略微在最中间的那张医用拖床上停留了一秒。

    随后脑袋一缩,脸色瞬间煞白一片。

    如同一头受了惊吓的小麋鹿,飞快的收回了视线。

    先前在外面装出来的那股镇定大方的气势很快就露了馅。

    女孩倒底是女孩,胆气方面天生就矮男孩一头。

    “还能怎么办?熬时间呗,熬到天亮不出错就算完成了任务。”

    左小涵淡定的看了看挂在墙上的一块旧钟表。

    现在是晚上21:00整。

    根据王富贵先前的交代,他们只需熬到第二天早上的9点,就算顺利通过了初步考核。

    届时自会有工作人员来轮岗换班。

    停尸房面积大约50平方米上下,靠着墙根一溜烟的摆放着七八个空着的大冰柜,拖床和男尸就这么突兀的横在正中间,显得周围十分空旷。

    在靠门的墙一角,搁着一张老式的办公桌,桌上杂七杂八的摆放着几张旧报纸,还有一张字迹潦草的值班表和工作手册。

    “张学斌,男,37岁,河口人,生前犯有入室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在与本地巡捕搏斗过程中重伤2人,被当场击毙,因无家属前来认领,故暂时存放在殡仪馆中。”

    “死者是一位悍匪!”

    左小涵好奇的在表格上扫了两眼,又瞥了瞥房间中央的拖床,自顾自的在办公桌旁边的一张长凳上坐下。

    此时智能手机还没出现,年轻人的娱乐方式无非是上网聊qq听音乐看电影和小说。

    两款在未来风靡一时的游戏《传奇》和《泡泡堂》也才刚刚在互联网上崭露头角,远没有达到后世风靡一时的程度。

    停尸房中没有配电脑,更不会有网络。

    两人在长凳上依次坐下后,一时间反而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加上心中各怀心事,连带着周边的空气也出现了一阵诡异的寂静。

    其实左小涵心中还有一个秘密。

    他是一个穿越者,压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前世好不容易熬过了2020年的那一波疫情,正准备出去打工挣钱还逾期的信用卡账单,结果才开张没两天,就死在一辆呼啸而过的小轿车前。

    阴差阳错之下,灵魂附生在2000年刚大学毕业的左小涵身上。

    重活一次,凭空多出来一大截的人生阅历和感悟,脑中更是装了不少发家致富的通天捷径。

    这才是左小涵处处表现得比其他同龄人更为淡定的原因。

    “这殡仪馆的福利待遇不错,先找个工作安定下来,等解决了衣食住行问题后,在慢慢开始发财大计。”

    这是之前既定的计划。

    为什么来参加殡仪馆的这场面试,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前世是一个标准的无神论者。

    “人死不能复生,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鬼魂和僵尸,一切牛鬼蛇神都是唬人的纸老虎,要相信科学。”

    这般一想,左小涵便觉得今天的这一次另类体验也不是毫无用处,至少让他的人生经历丰富了不少。

    前世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宅在家中,工作性质也是朝九晚六的程序猿,人生如同一张折旧的废纸。

    既没有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也没有富可敌国的显赫财富。

    半辈子乏善可陈,如同一潭死水。

    便是在网上装逼和吹牛,也不如那些键盘侠和嘴炮王者挥洒自如精彩纷呈。

    “对了,后世房价高涨,彩礼越来越贵,3000多万光棍大军无妻可娶,要不要趁现在民风还很淳朴时,低价入手,抢先种个树占个坑?”

    左小涵眼珠子转了转,视线悄悄落在长凳旁边的陈娇身上。

    之前并未细看,只觉得她身材修长均匀,面容较好,稍加打扮便会光彩照人,妥妥的一个未来宝藏女孩。

    不管是做女朋友还是做媳妇,入手后都不亏。

    更让左小涵欣赏的是,陈娇全程表现得落落大方,既没有后世绿茶婊般的诸多心机和做作,也没有女汉子般的莽撞和无知。

    “这次也算一个不错的机会。”

    两世为人,根据男女间相互奇妙的化学反应判断,这丫头对他印象还算不错。

    “不过,对方的家境应该不太好。”

    左小涵偷偷朝下瞥了瞥。

    顺着对方笔直紧绷的大腿,渐渐滑落在那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一双明显带着廉价气质的女装皮鞋上。

    “左小涵,你说这尸体会不会趁着我们晚上迷迷糊糊之际,突然从床上跳下来?”

    陈娇脑中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没头没脑的蹦出来一句,将左小涵吓了一大跳。

    他淡淡的收回视线,瘪了瘪嘴,老司机一般处事不惊的回道“哪有什么鬼神,你就乖乖的坐好,若是困了可以小眯一会,保证这一晚无事。”

    末了装出一副大气凛然的模样打包票道“真要有什么事,我一定挡在你后面,让你先走,你就放宽心吧。”

    左小涵略显仗义的大包大揽,一通安慰和鼓气后多少起了一些作用。

    陈娇紧了紧外套,眼神也不似刚才那般慌乱了。

    她大方的将双腿蜷缩到长凳上,盘着腿坐直上半身,又不动声色的向左小涵这边挪了挪屁股。

    “左小涵,我跟你说,今天晚上我们一定不能睡着,报纸上那些相信科学的宣传不一定都是真的,我们老家那边就出现过僵尸。”

    “什么?”

    左小涵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假思索的反驳道,“怕不是当地人为了博热度,编撰出来的假新闻吧?这世上哪有什么僵尸?”

    “你别不信,我老家是最西边的山区贫困县,我亲眼所见,小时候有僵尸出来伤人,还抓了农村的牲口当血食,最后被本地zf派部队从深山中搜了出来,一把火烧了。”

    “那天方圆几公里的同乡都赶来围观,黑烟直冲云霄,老远都能看见,我那时才七八岁大,可是亲眼所见。”

    左小涵愣了愣,心中好似被一道闪电劈过,一时间被雷得呆在了当场。

    他翻了翻嘴皮子,有心想辩驳,又发现心中一团乱麻,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漏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