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恐怖世界开始的冒险 > 第23章领导不好做啊
    没想到今时今日,还能见到这种掌握了特殊技能的特殊人才。

    简直和殡仪馆的这工作太匹配了。

    这次面试由王富贵一人主持,谁通过,谁不能通过,几乎由他一人决定,这种特殊人才没道理会放走。

    除非他是个傻逼。

    “这……”

    王富贵脸上顿时写了一个大大的尴尬。

    尤其是站在他后面的两个保安,看他的眼神就显得有些玩味了。

    因为王富贵宣布结果时,他们2人就站在一边。

    身后的几人半天不吭声,老周头也听出一丝不对劲,他蹭的一下从座椅上站起来,脸色先是震惊,随后是难以置信,在然后则以一副看傻逼的语气反问道“王经理,这少年不会被你刷下去了吧?”

    “这个……他们昨天确实违规了,我也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再说招谁不招谁,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王富贵无力的解释了一句。

    哪晓得老周头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火爆脾气,毫不留情的拿着手对着王富贵鼻子点了点,嘴巴张了张,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但盯向他的那双眼睛中,赤裸裸的流露出一副关爱弱智儿童的鄙视表情。

    简直比大骂一顿还让他憋屈。

    王富贵连续被人无声的怼了几次,肚子里也憋了一股火,偏偏又发作不得。

    目前殡仪馆一共就2个守尸人,一个老周头一个老秦,两人轮流值班,上24小时后隔天还能休息一天。

    原本人员配置就有些紧张。

    若是走了一个,另一个也顶不了几天,说不定隔天就辞职了。

    何况这老周头算是目前整个殡仪馆内唯一懂玄学的特殊人才,在殡仪馆总经理心目中也算是挂了号的特殊人才,享有一定的特权。

    被他呛两句,还真发作不得。

    老周头愤愤然离开了监控室,临走前又回头呛了一句,“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收了别人多少钱,像这样的特殊人才都不赶快留下来,脑子里面到底装的什么?大便吗?”

    “我今年还有一周的假期,现在正式向你申请休假,理由是我闺女要生了,我得过去陪她几天,批不批准你自己看着办。”

    老周头扔下一句话就走。

    临走前还将监控室的门关的啪啪响。

    屋内剩下的四人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眼了。

    末了有一人忍不住问了一声,“王经理,现在怎么办?”

    王富贵试探性的反问了一句,“恰好你们三人都在,要不我将你们的工作安排调整一下,抽出一个人临时去停尸房干几天?等老周头一回来就将你们调回来。”

    三个保安脸色瞬间变了。

    若在平时,只要补贴到位,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但现在,明知停尸房中诈尸了,还凑过去的……纯粹是脑子有病。

    这几个保安在殡仪馆中干了也有几年了,虽说奇奇怪怪的事情平时没少见,像诈尸这般凶险的,还真不多见。

    那停尸房现在就是一个火坑啊。

    谁去谁倒霉。

    “对了,要不要一会偷偷给老秦打个电话,让他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其中一名与老秦关系要好的保安眼光一阵闪烁,心中早有了自己的小念头。

    王富贵等了一会,没人吱声,又加重语气重新问了一次,“谁愿意过去?一天200的补贴,这可是少有的高价了,只需要你顶一周的班。”

    三个保安继续沉默以对,在这一刻纷纷化身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勇士,没人愿意接这个坑。

    其中有一人平时和王富贵比较熟悉,他期期艾艾的回了一句,“王经理,我们几个没什么本事,只能吃一碗辛苦饭,这都诈尸了,你还让我们去,不是强人所难吗?”

    “我们哪有这等本事,万一坏了单位的事……”

    王富贵仍旧有些不死心,嘴中辩驳道“谁说诈尸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这种封建思想可要不得,要相信科学嘛,说不定是老周头眼花看走眼了呢?”

    王富贵见几人一副打死不信的模样,只得重新坐到监控屏幕前,又将刚才的那段视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结果到了黑猫出现那一段时,里面直接来了个花屏。

    “这破电脑,赶明日我就向总经理打个报告,马上换一批新的来。”

    抱怨归抱怨,可眼下的问题还得解决。

    王富贵坐在监控前一声不吭的想了半天,脑中渐渐有了一些模糊的想法。

    身后又有一位保安上前说道,“王经理,3号房中的异象其实我早上看监控回放时就发现了,那会正准备和你说,但你一副急匆匆的模样,压根不给我时间,你可不能怪我。”

    王富贵的脸色更难看了。

    “妈个蛋,你们这帮龟孙子,出了纰漏就往我身上推,一个个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老子好歹也是个领导,又不是背锅侠?”

    “我昨天打麻将打到凌晨2点,完事了好回办公室睡觉,能不急吗?”

    可惜这埋怨只能留在心底。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想想如何把这事儿给圆回去。

    王富贵在监控前闭着眼睛继续思索了一会,又叮嘱了现场保安一句‘管好嘴巴不要乱说’后,急匆匆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重新在桌上的文件夹中将几人的简历找了出来。

    “左小涵,20岁,汉族,孤儿,毕业于团山市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专业,大专学历……”

    若不是左小涵那身出众的外形条件,光看这份简历完全给人留不住任何印象。

    可以说是平平无奇。

    只不过现在不同了,经过老周头的提醒后,平平无奇的左小涵头上多了一个‘特殊人才’的新标签。

    “若是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把他招进来,正好和老周老秦一起负责停尸房业务。”

    只是,每一年的殡仪馆职位都是固定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多招了一个,就得走一个,这涉及到一个成本核算的问题。

    多出一个人领工资,每年年底分红的时候,轮到每个人头上时就得少领一份。

    每个行业都有属于自己的默认规则。

    今年殡仪馆的招聘名额就三人,临时多加上一个的话,还要向总经理打报告申请。

    王富贵扣了扣头顶稀松的发际线,又将另外被录取的三人简历拿了出来。

    王佩佩,区民政局王会计的女儿。

    虽然她老妈只是民政局里面的一个普通会计,但会计这个岗位本身就很特殊,要是和领导关系不好,谁会放心的让你干会计?

    殡仪馆本就是民政局的下属单位,既然昨晚都答应了,还是不要变卦最好。

    何况打麻将赢的1000块钱早就进了自己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