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恐怖世界开始的冒险 > 第32章新任务
    原先只有一个驱邪的标题。

    而此刻标题下方,渐渐多出一行字。

    好似有人拿着毛笔在空白的书卷上书写一样,一字一字,一段一段的新内容不断显露出来。

    任务介绍在鄂市下春县的陈家村中,一个被鬼气入体的孕妇即将生产,在婴儿瘦小的体魄中,竟隐藏着另一个灵魂,所有人都被蒙在鼓中

    任务目标前往陈家村,调查血婴体内的秘密,解开这段被蒙尘中的真相

    任务奖励茅山秘术真解第二卷‘驱邪咒’

    备注剧情正在原时空展开中,请宿主尽快前往目的地展开调查

    倒计时9天23时59分

    在字迹的下方,又陆陆续续出现了几副图画。

    第一幅图画中,一个丰硕的孕妇挺着肚子,提着一个竹篮,正在一块荒地上休息。

    而荒地旁边,则有一个明显凸起的小土包,旁边还散落着一些废弃的花圈和纸钱,看土包的外形酷似一个新建的坟头。

    第二幅图案。

    一群人围在堂屋中,在一墙之隔的卧室内,一个负责接生的女医生正在一老妇人的帮助下,手忙脚乱的趴在孕妇床前。

    第三幅图案……一个头大如皮球的怪婴窜进鸡棚中,惹得鸡棚中一阵鸡飞狗跳,四周的地上散落了不少鸡毛,怪婴提着鸡脖子直往嘴中塞。

    第四幅图案。

    大山前的一块岩石上,怪婴四肢着地,一脸孤独的望着山下的村庄,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村庄中传出点点灯火。

    左小涵越看越惊。

    更让他诧异的是,这剧情竟然发生在自己所在的时空,而不是副本中。

    难道说,因为茅山秘术的出现,这个本该是一处平行时空的空间,又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现在出现了。

    而一些原本只是捕风捉影的事物,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若是这样一来的话,自己的这个金手指,搞不好会在未来有大用场,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左小涵心神不宁的合上茅山秘术后,第一时间上电脑查询了一下陈家村的位置,发现是一个背靠大山十分贫穷落后的小村庄。

    他在百度上找了几张村庄的外景照,对着其中一张图片越看越熟悉。

    这不是陈娇qq上的那张背景照吗?

    难道她老家就是陈家村?

    世上怎会有如此巧合的事?

    左小涵微微一震精后,很快回过神来。

    且不说他重生这事儿,便是这突兀出现的金手指,都不是能以常理能解释的。

    这般一想,似乎陈娇出生于陈家村就没什么可稀奇的了。

    就像冥冥之中,总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帮他安排一切。

    左小涵叹了叹气,重新打开qq的聊天界面,给陈娇发过去一条消息,“你老家是不是鄂市下春县的陈家村?”

    等了一会,始终不见对方回消息。

    左小涵忍着直接拨电话过去询问一番的念头,最后吐了吐气,扔下鼠标来到停尸房外的走廊上。

    他突然觉得心中被压抑得难受。

    先前进副本闯关拿奖励的游戏心态全然不见了,反而多了一股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

    一想到自己生活的这处空间会多出一些杂七杂八奇怪的东西后,如何能轻松得下来?

    等于说这块原本属于自己的空间,也变得凶险万分起来。

    “哟!小涵,你也出来透气啊!来,陪李哥抽根烟。”

    走廊另一头,值班保安李哥看到左小涵后,眼前一亮,热情的凑了上来。

    左小涵摆了摆手,指了指走廊最里头的卫生间,“我只是出来上厕所的。”

    他记得工作手册上有明文规定,守尸人上班期间是不许离开停尸房的。

    李哥一眼就看透了左小涵心中的警惕,老油条的将手中烟塞到他手中,不以为然的回道“怕什么?我不说,你不说,谁知道?”

    “在说,在这鬼地方上班,压力大得很,抽根烟解解闷算什么?老秦晚上值夜班的时候还在停尸房内喝酒呢?”

    左小涵果然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

    他张着嘴不解的反问道“还能在停尸房中喝酒?”

    他记得守尸人的工作手册上明确写着,上班期间不许喝酒。

    李哥得意的笑了笑。

    左小涵脸上一副菜鸟般的懵懂表情,让他十分受用,瞬间感觉到自己的重要性被突显出来。

    王经理不是经常教育我们吗?

    老人带新人,让殡仪馆的星火得以传承下去。

    我这也是在为工作考虑。

    抽一根烟,窜一下岗算什么?

    “喝酒算什么?老周还在停尸房里面听戏曲呢?”

    李哥更得意了,又抖出一个猛料。

    末了补充道“不过老周头做事比较讲究,他听戏曲时一般都是戴着耳机,我可在监控室中看得清清楚楚,只是我们都不会说出去。”

    说完捅了捅左小涵肩膀,对他眨了眨眼,又强行帮他把手中的烟点燃。

    作为一个孤儿院出身的穷逼,左小涵在学校里面是从来不抽烟的,当然,对抽烟这事儿也不反感。

    只是单纯的没钱而已。

    李哥主动给他点烟,又连续抖了两条猛料出来,若左小涵坚持不吸一口,那就有些不识抬举了。

    纯粹是不会做人。

    左小涵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正好此刻心中一团乱麻,压力大的一笔。

    吸一口权当解压。

    他记得前世在网上看到过一个段子,说大部分的男生对吸烟、打架和akenve都不需要学习,天然就会。

    他好奇的吸了一口,很快从口中吐了出来,只感觉嘴中火辣辣的,喉咙处好似被堵了什么东西,忍不住想咳嗽。

    老司机李哥只是稍稍一瞥,就看出左小涵是个雏儿,顿时夸张的叫唤道“小涵,不会吧,你连抽烟都不会?”

    “也是,你们都是大学生,未来的天之骄子,不像我们,这辈子算是混到头了。”

    李哥狠狠吸了一口烟,嘴巴微张,烟雾顺着唇齿间冒出来,又被鼻孔吸进去,最后发出一阵畅快的哼哼声,从鼻孔内喷出一条白雾。

    他老练的在地上弹了弹烟灰,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