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永恒之门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永恒屏障
    轰!砰!

    昏暗的天地,轰鸣声频频不绝。

    修罗天尊对天王圣子,战的那个热火朝天,有血雨凌天倾洒,有奥妙道则交织飞舞,每有一次碰撞,还有恐怖的光晕朝四方蔓延。

    “已经输了。”

    老辈们又在捋胡须,随口还下了定论。

    瞧两人状态,狂英杰完好无损,对面那位貌似已被锤的不见人形,狂暴的气血在衰败,连笼暮仙躯的光,也在一寸寸的暗淡。

    “天王宗怕是不准备善了了。”

    更多人看的还是那道庞大的结界,已笼罩了那片天地。

    都是老油条,哪能不知天王宗算计,怕是要杀人灭口了。

    赵云站稳了一分,时刻准备祭出仙王傀儡,可不能让狂英杰死了,他死了哪去找记忆之花,他已惹了天王宗,不介意再惹一次。

    噗!

    血光乍现,天王圣子又一次喋血虚空。

    这次他是真站不稳了,一头栽下了天穹。

    “救我。”

    天王圣子怕了,未等落下便已开遁。

    要不咋说是一派圣子,开遁真个一绝,跑的比兔子还快。

    “哪走。”

    狂英杰一喝铿锵,从天追了下来。

    也是这个瞬间,天王宗众强者动了,分成了两拨,一拨救援圣子,一拨则攻向了狂英杰,出手便是绝杀,没给人留丝毫余地。

    灭我?

    狂英杰冷笑,竟来了个空间挪移,避过了四方绝杀。

    他再现身,已是天王圣子身前,一掌将其镇压,当成一个挡箭牌,挡在了自个身前,乃至赶来救援的天王宗众强者,都没能赶上。

    “放了我家圣子。”

    众强皆暴喝,齐齐杀至那片天空。

    狂英杰无多废话,刀横在了天王圣子的肩膀上。

    “竖子...敢尔。”

    为首的一尊天王宗强者,话中多杀意。

    回应他的,则是一道刺目的血光,狂英杰不止是个好战之人,还是一个狠角色,当场撕下了天王圣子一条手臂,他这寓意也明显,谁再敢往前走一步,信不信小爷把他的脑袋瓜子砍下来。

    “你....。”

    “闪开。”

    狂英杰淡淡道,手中的刀嗡嗡直颤。

    这话好使,至少天王宗强者不敢轻举妄动。

    “行。”

    “那小子真行。”

    看客中的老辈们,都一脸欣慰。

    那么多太虚境强者,愣是让一个玄仙钻了空子,还被挟持了圣子,天王星的一大巨擘,今日一战,怕是要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人留下,吾等不追究。”天王强者冷冷道。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狂英杰不听这货瞎咧咧。

    “当真要不死不休?”众强堵在四方,虽不敢上前,却也没后退,就等对方露出一丝破绽,只需一瞬间,他们便能秒了这小辈。

    狂英杰不傻,这个节骨眼儿上怎会路破绽。

    天王圣子乃保命符,他会抓的比媳妇还结实。

    杀!

    赵云心中一叱,召唤了浩天浩宇。

    完了,便是duang的一声响,他的两大护法竟没能从永恒界出来,好似撞了一面墙,更准确说,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挡下了。

    “怎会如此。”

    赵云忙慌内视永恒界,这般一看,顿的双目微眯。

    他的永恒界外,不知何时多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就是这力量,结成一层屏障,隔绝了永恒界,他这进不去,里面的貌似也出不来。

    他很困惑,出城时还好好的,何时多了一层屏障。

    如此诡异之事,他从未遇见过,整个人都稀里糊涂。

    “给我轰开。”

    赵云一声令下,顾不了那么多了。

    浩天浩宇又动了,一个手提仙王剑一个融了浩天印,要强行杀出。

    磅磅的声响,随之响起。

    让赵云脸色难看的是,浩天浩宇的攻伐无效。

    或者说,他们的攻伐之威,都被神秘力量卸掉了。

    “什么情况。”

    龙渊和仙雷也在轰击,却也没啥吊用。

    连仙王级傀儡都轰不开,更莫说他们了。

    什么情况?

    赵公子也想问。

    好端端的怎会这般。

    “闪开。”

    狂英杰的暴喝,响彻了天穹。

    赵云思绪被打断,目光又挪向天空。

    入目,便见一道刺目的血光。

    天王圣子另一条手,也被狂英杰撕了下来。

    完事儿,天王圣子就没影儿了。

    更准确说,是暗中有人与他置换了位置。

    那是一个蟒袍老者,一尊货真价实的准仙王,从狂英杰手中,换走了天王圣子,不止狂英杰没反应过来,连赵公子也是措手不及。

    “你特么的属耗子的?”

    狂英杰一声大骂,撒丫子便跑。

    是他失算了,没想到对方有这手段。

    “汝...走得了?”

    蟒袍准仙王一声冷哼,隔空一手覆盖了天地。

    狂英杰一步趔趄,霸天狂化的状态都被打回了原形。

    这,便是修为静寂的绝对压制。

    玄仙再妖孽,在准仙王眼中也只是个小蝼蚁。

    “小辈...一路好走。”

    蟒袍准仙王淡道,掌威多了毁灭之力。

    修罗天尊一声惨叫麒麟,当场碾成一片血雾。

    待遮天大手落下,那片虚空再瞧不见他的踪影。

    “死...死了?”

    看客们都微张了嘴巴。

    没人给答案,那一幕便是最好的答案。

    准仙王一掌何等恐怖,小小玄仙自是当场灰飞烟灭。

    没死!

    赵云一声喃语,眸光很是深邃。

    他隐约看的真切,在那生死的一瞬,狂英杰遁入了一个奇异空间。

    至于那片血雾,自是狂英杰造的假象。

    这事儿他也经常干,深知其内门门道道。

    在他看来,狂英杰也该有这个底牌。

    不然,那货也不会傻不拉几的跑来找天王宗麻烦。

    “这...便是惹我天王宗的代价。”

    蟒袍准仙王的话,无限响彻了天地。

    他家圣子没能灭狂英杰立威,这事儿他替圣子做了。

    但这话,落在世人耳中却是极其的讽刺,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看给你丫的牛逼的,无论你说多狠的话,都改不了丢人的事实。

    虽是不爽,但无人敢言语。

    天王宗太强大,底蕴也太雄厚...惹不起。

    看戏就看戏。

    少惹祸端为好。

    天王宗的强者走了,是带着天王圣子一块走的。

    那货出门该是没看黄历,牛逼哄哄而来,且底牌尽出,却被狂英杰锤了个半身不遂,至此,已然昏厥过去,昏了好,昏了不尴尬。

    哎!

    世人意犹未尽,多有叹息声。

    还是那句话,抛却立场而言,那个姓狂的小子,的确是个逆天级的妖孽,给其足够的时间,他年定是威震八荒的强者,若机缘足够,多半还有封神的可能,偏偏,在这被人扼杀在了摇篮中。

    哎!

    白天也有一声叹。

    虽被揍过,但他输的心服口服。

    看赵云,则杵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他在等。

    他等狂英杰出来。

    这次他颇有先见之明,早用仙眼做下了印记,以便定位追踪,只要狂英杰出空间,他会第一时间察觉,当然,若是对方抹掉印记,或者超过了追踪时限,那就是另一个很不和谐的故事了。

    等待时,他还不忘窥看永恒界。

    至此,他都不知哪来的诡异力量。

    他曾多番尝试,连一块仙石都拿不出,也连一块仙石都放不进去,空有随身空间,却是与他隔绝,能望见里面,却是进不去。

    他该庆幸,庆幸提前察觉了。

    若是遭遇危机时,想借永恒界遁身才发现进不去,岂不是很惆怅。

    “道友...找地儿喝一杯吧!”白天笑道。

    “我还有事。”赵云一笑,留下一语转身离去。

    城外一片群山,他寻了一座小山头儿,静静等待。

    他的永恒界,还有磅磅的声响传出,浩天浩宇还在玩儿命的轰击,可就是轰不开屏障,那股诡异的力量,在化解它们的攻伐。

    “血脉的缘故吗?”

    赵云沉吟,眸光明暗不定。

    毕竟,他是半道出家的永恒仙体,觉醒的永恒界,也只是残破的,若血脉本源异变,永恒界多半会遭波及,多半也会跟着异变。

    这只是猜测,没有特别依据。

    逢此时,他都格外想念他家的月神。

    秀儿是个万事通,肯定能给个合理的解释。

    好尴尬啊!

    掉链子。

    倘若,永恒界解不开的话,他会睡不着觉的,叶澜还在里面呢?还有一代蛮王和阴月王,以及他的本命器、仙雷、混天火,浩天印、仙王剑、两大护法、所有所有的家当都在永恒界放着呢?

    综上...他此刻是一个穷光蛋。

    空有财富,却是一件也拿不出来。

    诶?

    他正惆怅时,突绝诡异波动。

    是狂英杰出来了,但并不在先前大战的那片天地。

    这边!

    赵云豁的欺身,直奔东方追去。

    狂英杰的奇异空间,该是与永恒界不同,多半能随意的变动,也或许,那小子也有阵台,也能从空间往外传送,这才遁离了天地。

    这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那货出来了。

    “别跑啊!”

    赵云一路都在暗骂,能觉察狂英杰在开遁。

    而且,那小子跑的还挺快,曾有那么几个瞬间,仙眼做下的印记,还变的很模糊,那是距离太远了,超过一定距离会感知不到。

    “天王宗...你给老子等着。”

    狂英杰也在暗骂,期间还咳了不少血。

    与天王圣子干了一仗,没怎么受伤,却险些被那尊准仙王给灭了,至此,他体内还残存杀意,若非空间遁身,他已魂飞魄散。

    ......。

    这两天扣扣没在线,大家的留言我会尽快回复。

    多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