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炮灰不奉陪了[快穿] > 第213章 第 213 章
    穆家人花了不少功夫和金钱打听到了大师的住址,  让本就贫穷的穆家雪上加霜。

    不过得知大师原因见他们,穆家人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直到,他们到了和大师约定见面的地方,  见到了大师的模样。

    穆家老家那边来的人,  是两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他们看着穆星第一眼,  觉得这大师果然如传闻中一样年轻,  长得也很帅,  还很有闲情逸致,  怀里抱了一只猫。

    不过……

    这大师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说起来,  他们家和穆荣一家也是亲戚,  往上数三代一个祖宗的那种。

    在穆家出事之前,  穆荣在穆家一族里面一直都是鼎鼎大名的,  十分有出息的那种。

    不过穆荣定居在z市,  穆星并不经常回老家,和那边不熟,上一次回去还是两三年前。

    所以,  几人虽然觉得穆星有点眼熟,也还是没往穆星的身份上面想。

    三人里面,  为首的中年男人穆军带着热情的笑容走上去:“您好,请问您就是穆大师吗?我是穆军,之前和您联系过的。”

    穆星点头:“我知道你们,  你们似乎很着急找我,是有什么难处吗?”

    听大师语气,  很有戏的样子!

    穆军和两个族人对视一眼,  穆军咳了一声,  面上露出一个凄苦的神色来:“确实是有难处的。”

    穆星慢悠悠的抱着灵奴顺毛,  灵奴虽然人形的时候表现非常高冷,猫猫样子的时候,却很控制不住自己的喜好。

    比如——被穆星顺毛。

    比如——吃小鱼干。

    再比如——扑各种各样的逗猫棒。

    他原本还很抗拒的,自从见识到穆星现场超度的本事之后,觉得被这么个厉害的人抱着顺毛好像也不丢人,遂快乐诚实的遵从身体的渴望,俨然已经躺平了。

    穆军已经说起了穆家的事情。

    当然  ,是美化过的版本。

    他说他们穆家不知道从哪里招惹到了一只猫妖,那猫妖恶毒,给穆家整个家族都下了诅咒。和穆家能扯上关系的上百族人,如今全都灾厄不断,十分难受。

    穆军一脸惨然:“我听说穆大师是位得道高人,十分擅长对付邪祟,又宅心仁厚。若是大师能够帮助我们穆家,我们保证,以后一定多做慈善,造福更多人。”

    穆星觉得自己的手腕被恶狠狠的磨了一下。

    没出血,但是被灵奴的牙齿咬出了一条红印子。

    看起来灵奴听到这话气狠了,又突然想起来抱着自己的这个也是个穆家人,虽然是个无辜的穆家人,免不了被这凶巴巴的小猫给迁怒了一下。

    穆星按住他,示意别着急,他询问穆军:“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穆星神色一喜,连忙说道:“自然是帮我们解除掉诅咒,若是方便的话……”

    他沉声说道:“那猫妖是个邪物,秉性恶毒。哪怕大师帮我们把诅咒解除,它也说不定会再来寻仇。若是大师能够将其除去,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穆星手腕又是一痛,又被挠了一爪子。

    但这是自己养的小猫猫,又漂亮又可怜,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只能忍着?

    灵奴已经要被这不要脸的穆家人气炸了,他恨不得冲出去再给穆家人加上个十层八层的诅咒。

    穆星亦是觉得,这个穆军挺无耻的。

    他迎上对方期待目光,淡淡道:“事情我也不是不能帮你解决……”

    穆军目光一亮。

    他很快听到了穆星接下来的话语:“只是我们玄门中人,做事情讲究一个因果。照你说,你们家族被诅咒,是因为得罪了猫妖。你们是怎么得罪了他?”

    穆军脸色一僵。

    作为知情人之一,他心里很清楚,先祖做的事情,是非常不体面且见不得人的。

    他支支吾吾的说道:“具体事情,我也不大清楚……”

    边上他堂弟穆龙接口道:“总归我们穆家都是些普通人,它一个妖怪,我们能怎么得罪他?”

    穆星看了这人一眼,吊梢眉,三角眼,看面相就不是个好人。

    这话说的,比前面那个还要无耻得多。

    要不是穆星知道真相,说不准真要被糊弄过去。

    跟在他俩身后的是穆军的儿子穆柊,今年大四,他这次一起跟着,就是个帮忙找路订酒店的工具人。

    他最近也听倒霉的,不过并不相信什么虚无的妖怪诅咒什么的,就是单纯的觉得只是意外,对父辈的行为十分不以为然。

    当然因为他这样的态度在家里被训过了,这会儿就老老实实站在后面没说话。

    穆星忽然笑了。

    这笑容让穆军兄弟心里莫名有些不安。

    穆星从椅子上站起来  ,那只猫从他怀里跃出来,站在面前的桌子上,一双碧色的眼睛幽幽的望着他们,穆军竟觉得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穆星眯起眼睛笑道:“一直没做自我介绍,我姓穆,单名一个星字。”

    这名字有些耳熟。

    穆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穆星已经说了一句话:“家父穆荣。”

    这……

    穆军目瞪口呆的看着穆星:“你、你是穆星!穆荣堂哥的儿子!”

    他心底有点发虚。

    作为知晓内情的人,他自然知道,今年恰好是五十年之期,被穆荣选出来做牺牲品的,正是他的小儿子穆星。

    只是不知道哪里出了意外。

    穆星没死。

    镇压在焦鸣山的猫妖被放了出来。

    穆家遭受诅咒一蹶不振。穆荣破产,其他穆家人各自倒霉。

    结果,近来声名鹊起的大师,竟然是穆星……

    看着言笑晏晏的穆星,穆军浑身发冷,心中涌起一阵不妙的感觉。

    他赔着笑脸:“你、你居然是星星吗?小时候你爸爸带着你回老家,我还夸你长得好。一晃眼都这么大了。”

    他说着说着神色慢慢变得自然:“没想到,你居然还学了这么一身好本事啊。”

    穆星笑眯眯的说道:“我这一身本事,还是托我爸,托先祖的福气啊。”

    穆军一怔。

    他呆呆看着穆星,听着对方笑吟吟的开口:“想来穆军先生不太了解先祖和猫妖的纠葛,才说得吞吞吐吐不太详细,我倒是很清楚。”

    最终穆星还是没能把这个纠葛说个明白。

    因为灵奴忍不住了。

    穆星十分识趣的蹲在门外,只能听到屋子里的阵阵惨嚎声。

    有时候穆军等人的哀嚎太过凄厉,他还不忘记提醒一句:“灵奴!你下手轻点,你答应了我的,不可以沾人命在手里了!”

    半个多小时以后,一只白色的小猫迈着轻巧的步伐出来。

    穆星往门口看了一眼,穆军三人已经晕过去了,他眼神不比常人,一眼就看出,三人魂魄都隐隐有不稳的现象,只有那个年轻的好一点。

    “你做了什么?把他们弄成这样?”

    灵奴尾巴扫过穆星的手臂,哼了一声,十分不满:“又不能杀人,我还能怎么样?”

    最多也就是打个半死不活,再吓个半死不活,再额外给他们添上一层霉运罢了。

    穆星在这个世界只活了六十岁。

    彼时他已经是业内赫赫有名的玄学大师,且名声斐然,受过他恩惠的人,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做的慈善都是实打实的。

    他身上功德圆满,早两年,已经把手办娃娃送去轮回。

    灵奴也已经洗清了身上的煞气和怨气,他没有投胎,觉得当个猫妖自由自在,还能经常欣赏一下穆家人的惨状,挺好的。

    穆星本来可以寿终正寝,那天乘车路过一座高架桥,冥冥之中感应到这桥第二天下午六点四十七分将会坍塌,死伤数十人。

    他并没有预知的能力,只是玄门中人,忽然能感应到某些东西,一般都是来自上天的预示。

    穆星于是联系了相关部门。

    以他如今的名气,他这样说,自然引起了重视。

    他说的高架桥路段,实行了交通管制,禁止通行。

    第二天下午六点四十七分,高架桥轰然坍塌。不过由于提前做好防范,并没有人员伤亡。

    相关人员捏了一把冷汗,急急忙忙去寻穆星的时候,只看到了躺在房间里,神色安然,悄然去世的人。

    灵奴原本并没有很难过,在他看来,死亡不过是凡人变成另外一种形态。

    就好像他,他的身体早就已经死了,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吗?

    凡人死了还能留下灵魂,何况穆星身上带着那么多的功德。

    可他找了好多地方,到处都空荡荡的。

    穆星这个人,仿佛随着他身体的死去,灵魂也跟着消失了。

    在这个世界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剩下。

    灵奴以前从没觉得自己有多喜欢穆星,直到这个人消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也没有人有那么大胆子拿着个逗猫棒逗他玩。

    他的小鱼干工厂倒是还在,可是灵奴觉得,吃起来好像也没那么香了。

    小主人去世的时候,他曾经很伤心,还哭了一场。

    现在穆星走了,他已经长大了,哭也哭不出来。记性也没那么好了,趴在沙发上的时候,总觉得,下一刻就会有个毛线球扔过来。

    可是没有人会和他玩球,也不会有人在他晒太阳晒得难受的时候,往他头上扔下一条毯子,笑着说一句:

    “谁家的小猫咪,快要把自己烤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