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木叶:我在忍者世界开启限制器 > 第两百七十章:记忆的复苏(求订阅)
    凉介与辉夜姬达成协议,而下方,黑绝和宇智波斑的交锋却从未止住。

    “黑绝……你到底想干什么?!”

    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宇智波斑此时被砸入地底,已然是极为恼火。

    这黑绝又出来捣乱,属实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这以千手柱间的细胞和自己的意志进行制造的生物,怎么会噬主呢!?

    “斑,你只是一颗棋子而已!乖乖放弃抵抗吧!”

    而同样,黑绝亦是从牙缝中挤出话语。

    他同样有些恼火,这由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棋子,怎么突然就失控了呢!?

    两人心思各异,但各自都认为自己才是对方的主人。

    “棋子?”

    宇智波斑咧开嘴角,笑容极为张狂,“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我制造出来的类人生物罢了!”

    说话间,细微的仙术查克拉从他的体表涌出,朝着黑棒中灌注。

    他能猜到些什么,但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宇智波斑能感觉到一身力量被体内的神树进行限制,只能发挥出些许,但凭借坚毅的信念,还是做到了抽取出部分与自然能量结合,形成仙术查克拉。

    在如此情况下,两人宛如水火不容般,互相吞没着。

    不过……这份坚持终究会被打破。

    “停下吧。”

    一个充斥着威严的女声在两人的脑海中响起。

    紧接着,宇智波斑能感受到自己额头上那颗九勾玉轮回眼在快速闭合,同样,体内吸收神树之后所带来的永恒不死的体质正在快速的褪去。

    而随着这股力量回缩到神树之中,他对于身体的掌控权逐渐回到手中。

    很快,本就是六道境界的宇智波斑狠狠将体内的仙术查克拉灌入黑棒,想要直接将黑绝钉死!

    “收手吧。”

    两人只感觉身体一空,忽的是从那地底之中被传送出来。

    同时,那本来钉在黑绝身上的黑棒亦是被直接斩断。

    “你……”

    宇智波斑脸色难看的看着眼前之人,

    他体内此时那股源源不断涌出的力量已然消失,变回了最初的六道境界,失去了不死的特性。

    凉介很平淡的看着他,“相信前辈到这个时候,也应该明白一些事情了。”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嘲讽宇智波斑的意思。

    不过他有些话语传递到宇智波斑的耳中时,总是能给他的内心带来几分波动,这是他透过自己的转生眼所看到的,对方的内心。

    似乎……这一切给这个骄傲的前辈带来很大的打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宇智波斑狠狠的转过头,看向旁边将自己身上黑棒抽出的黑绝。

    此时的黑绝,已经接收到了自己母亲的讯息,知道她与凉介的交易已经达成。

    那么……便暂时没有躲藏的必要了。

    “你这么聪明,居然还能警惕我这个“以你的意志为主的造物”,难道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吗?”

    黑绝冷漠的看着他,晃动了一下刚才被贯穿的身体,“斑,我存在的时间比你长太多太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只是像你利用带土和长门一样,在利用你而已。”

    “而目的……”

    “为了复活神树,亦或者说……隐藏在神树中的那个意识,那个女人!”

    宇智波斑的脸庞有些扭曲,瞬间,他便明白了一切。

    自己体内的神树为什么会脱离掌控,为什么从神树被种下之后,便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引导着自己进行下一步的蜕变。

    原来……

    他不是自己的血脉在教导自己如何成长,而是神树中那个意识想要夺走自己的肉体?!

    像黑绝那家伙夺走长门的身体,复活自己一样?!

    因为曾经便做过类似的计划,所以宇智波斑很轻易便从一些蛛丝马迹中获取真相。

    可获取真相,不代表着可以接受!

    “那……石碑?”

    宇智波斑颤抖着声音询问。

    “我存在的时间比你想象中的长太多,千年的时间,我早就把这颗星球上每一处地方都搜寻了一遍。”

    黑绝嘲笑似的看着他,“石碑,不过只是我引导你的一种手段罢了。”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的成长,从你出生,从你遇到千手柱间,从你战败!其实我一直都陪伴在你的身边,只是你没有发现。”

    “当你通过千手柱间的细胞,制作出白绝的那一刻起,我忽然不想在幕后这么看着了,所以我选择了成为其中,并且站到了你的面前。”

    “……你这家伙。”

    语调逐渐压低,神情也越来越平静,宇智波斑半眯起眼睛,目光也不在注视着黑绝,而是看向天空,“我到底是为什么而存在。”

    “你是为了我……亦或者说是辉夜的意志而存在。”

    黑绝很残酷的将这个事实告诉宇智波斑。

    而宇智波斑没有再开口,瞪着那双轮回眼,注视着天空中的血月。

    仿佛,他的眼眸看到了那被封印在月亮之中的大筒木辉夜。

    而眼前这一幕,凉介在旁边不免也是有所触动。

    骄傲如宇智波斑,如此坚定不移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其深陷程度不论是带土和长门都无法比较,但却在即将达成自己目标的那一刻,被告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剧本。

    那么……

    自己呢?

    凉介微笑起来,浮现于周身的见闻色霸气因为心中的波动而不断起伏。

    目睹又一位被命运玩弄轨迹的“小丑”,他内心压得很深的那一个个疑问不断冒出,就连精神都不自觉有些压抑。

    本能的,凉介又戴了那许久未戴上的微笑面具,

    脑海中的记忆和情绪、思维剧烈碰撞着,他想要压制,但却没有之前那么轻松。

    忽的,他脑海中的记忆波动了一些,

    上辈子从出生到结束的无数画面完完整整在几秒时间内从脑海中回顾,被现如今已然优化得极为硬核的大脑处理器整理得完完整整。

    讲真,最近一直用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而在其中,凉介忽的是看到了一些不同于曾经记忆的片段,一些不知道为何,被动忽视的细节。

    在这个查克拉都能存储意识和灵魂的世界,遍布着六道仙人留下的暗线,

    他本该作为守护者守护着这一切,并且留下重新封印大筒木辉夜的手段。

    而这一次,在凉介到来改变了原时间线进程,且神树被种下,大筒木辉夜意识复苏的情况下,他竟是没有出现!

    这……是为何?

    随着一段段“新的”记忆的浮现,凉介的眼眸中流光浮现,好似注意力已不在眼前这些人的身上,而是看到了更为遥远的事情……

    ...

    地面上注视月亮发愣的宇智波斑猛然飘起,

    脸色狰狞,不顾一切的朝着天空中的血月飞去,似乎接受不了自己的命运被操纵的事实。

    而随着宇智波斑脱离了这颗星球的大气层,在他周身环绕的求道玉猛地聚集在一起,将他完全包裹,避免在宇宙中生存的困难。

    之后,当他进入月球的范围内,包括周身保护他前进的求道玉又猛地散开,接着重新凝成一颗更为庞大的求道玉。

    这个世界的月球本就是人为制造,其构造与凉介所认知的月球完全不一样,具备人类居住所需要的各种环境因素。

    宇智波斑不顾一切的冲锋,带着具备自己所有力量的巨大求道玉,

    好似要将月球包括其内封印的大筒木辉夜杀死,他挥动着权杖,控制着求道玉朝着月球轰去。

    而就在巨大求道玉即将触碰到月球的那一刻,一道深黄色的光线很突兀从月球之上射出,以极快的速度将愈发接近月球的巨大求道玉和宇智波斑同时洞穿。

    就连战斗本能极为敏锐的宇智波斑,亦是没有来得及闪躲这射线的侵蚀。

    一切……在这一刻被泯灭。

    被大筒木辉夜收回力量的宇智波斑不具备不死不灭的特性,在这射线之下直接失去声息,而那巨大的求道玉宛若碎片般化作灰烬。

    不过宇智波斑的身躯却并未随着求道玉而化作灰烬,而是如陨石般坠下,朝着月球上坠去。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微弱的亮光浮现,接引着宇智波斑的躯体以一个平稳的姿态进入月球之内。

    一道与凉介相似,亦或者说极具大筒木一族特征的身影在荒无人烟的月球上出现。

    他紧闭着双眸,应该是一位盲人。

    但随是盲人,但视觉并未成为他的缺陷。

    在微弱光亮的接应下,宇智波斑逐渐发冷的身躯来到他的面前,一对轮回眼很是轻易的被取走,而后连身体内的十尾亦是被转移。

    这道身影睁开双眸,进入六道境界才具备的求道玉和权杖浮现在其身旁。

    至于神树……

    这道身影似乎明白神树存在的意义,没有将其吸收进体内,而是将神树封印起来。

    而后,月球上发出阵阵轰鸣,一颗金黄色的巨大转生眼猛然飘起,朝着这人的方向飞来。

    大筒木舍人!

    当那巨大的转生眼浮现于大筒木舍人背后时,其光亮将他的模样完全照耀,清晰的暴露在凉介的眼中。

    这颗眼睛看起来不错……

    凉介的视线收回,看向眼前直直注视天空的宇智波斑,“大筒木辉夜具备与你刚才一样的特性,就算你把月球毁掉,也无法把她杀死。”

    “至少……你现在没有能力。”

    他似乎在“苏醒”一些记忆的同时,也借着脑海中各种记忆的碰撞摸索到了一些主动感知未来的能力。

    自己身上的秘密……还真是不少。

    “喂!”

    忽的,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凉介脑海中响起,不满的打断了他的话语。

    “放心,我对合作伙伴向来很宽厚。”

    凉介很随意的在脑海中回应着那个声音,“只要你遵守你的约定,我就会一直庇护你的。”

    “就算宇智波斑以后真的具备将你杀死的能力,我亦是会保护你的。”

    “甚至……如果你想要学习如何战斗的话,我也可以教你。”

    “哼!”

    大筒木辉夜冷哼一声,“不必了!”

    而本来暗暗蓄力的宇智波斑顿住,在听到凉介劝告他的话语之后,猛地转过头看向这个后辈。

    随即惨笑一声,“又在窥探我的内心吗?所以说……你在这个给我编排的故事中,又是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他刚才心中,确实在想着与月球同归于尽的事情。

    这种被命运摆布,被当成小丑的感觉,骄傲如他,根本无法接受!

    “日向家的少主跟你不一样。”

    凉介没有回答,倒是旁边的黑绝冷笑开口,“他是一步一步自己走上来的,没有依靠十尾和神树,所以你跟他之间的差距才会那么大。”

    “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不要跟他动手。”

    宇智波斑愣了一下,“所以……你的真的是我的后辈?不是跟黑绝这家伙一样,藏在我身边的老怪物?”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这个事实。

    自己有着黑绝的引导和安排,这条路都走得如此艰难,那么眼前这个白发少年,他是如何成长起来的?

    虽然他的天赋确实很强,甚至能在战斗中直接对自己的能力进行学习,且不论是否是血继界限或者是血继网罗,但……以对方的年龄也太过于不可思议了!

    “其实……在修行的道路上,我们大家都像是一个个建筑工人一样。”

    凉介看向宇智波斑,“这座楼,你和千手柱间前辈花了几十年的时间盖了十七层。”

    “那么……我在旁边看着,阅览着你们的经验,根本不需要像你们两位先行者一样,花费同样的时间建出这十七层。”

    “如果是足够聪明的人,想要在极短时间内复刻出这十七层并不难,甚至还能作为旁观者看出一些错漏,依靠着一部分自己的见解进行弥补,盖出十八层、十九层。”

    顿了顿,他很是轻松的说道:“我只是做到了在极短时间达到你们的高度,并且超越了你们的高度而已。”

    “或许……现在我也该作为先行者,去开辟一些道路了。”

    至此,忍界之中除了大筒木辉夜脑海中具备的一些术法以外,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值得凉介学习的内容。

    如果再不能留下一道时空之门,开辟出前往新世界的通道,那么他会停滞于这个境界。

    而脑海内的进度条没有足够的努力作为经验的话,是无法对他的身体进行改造和蜕变的。

    但在此之前……

    “有个躲躲藏藏的家伙,也是时候该解决了,差点把他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