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乐遥修仙记 > 第193章九幽21
    “轰隆!”这番动荡都影响到了在法宝中的卢乐遥,更何况外面的情况了,肯定遇到了强敌。

    牵一发则动全身,卢乐遥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也袖手旁观不了。

    “胖子!”白彪欢喜的扔掉毛笔,也不管这一笔下去又带出了多少墨汁,整张脸都黑了,眼珠子熠熠生辉,战斗的火苗在燃烧在升华。

    “白彪,答应过别人的事就要做到,旁的无需你管,你也管不了。”

    卢乐遥瞬间消失,白彪呕血不已,也是无可奈何,卢乐遥在法宝之上加上了禁制,若无她的允许它若想出来,只有一个结果打碎法宝。

    这般后果,卢乐遥能活拆了它。

    重新把毛笔抓在手里,一撮砚台又带起一大坨墨汁掉落于爪子上,白彪也不浪费胡乱的在毛上面蹭了蹭,反正都已经黑了,再黑一点也无所谓。“写字能有多难,等着吧几十万年以后彪爷也会有墨宝流传于世的,到时候亮瞎死胖子的狗眼!”

    白彪奋笔疾书。

    然!它写出来的每个字,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自觉的放飞自我,歪七扭八要不就是缺胳膊少腿。

    “蛮好的!”

    刚才的剧烈震荡来至于船体受到了重创,洞穿的大窟窿正好插在卢乐遥所在的房间,她出来时便是找个落脚的地儿都找不到。单手背于身后挥手之间破败不堪的房门无风自开。

    “哐当!”

    落脚之间霸气尽显。

    突然破门被洞穿,一颗血渍乌拉的脑袋申出,卢乐遥差点没拔了剑将其就地阵法了。

    那贱脸太具有攻击性,再被门板碾压一回,卢乐遥也是认得出来的。“王春,好好的你躲在门背后做何?”本来王春那五官就有点各自为政,被卢乐遥这般的用门一夹,更是没法看了,卢乐遥有些小愧疚。

    “卢大师!你没死啊?我以为你魂飞魄散死的渣渣都不剩了!”王春原本泪汪汪的见到卢乐遥瞬间笑得见牙不见眼!比见到亲爹还欢喜!

    卢乐遥

    “王春,有时间多念点书,不然你这样的很容易被人打死。”

    这与念不念书有何关系?“卢大师,外面在打架,我们还是躲躲吧!哎!你等等我。”

    苍茫的傲野之中,除了两方对峙而立的鬼修,就是铺天盖地的蔓珠莎华,单调又刺目的红有着别样的美丽漂亮极了,若是没有这两波阴着一张大白脸鬼修,如此美景算是世间独绝的好。

    “王冕,把人交出来!”说话正是为首的林寰之,本身实力在那里,簇拥着他的鬼修只零星四五个也是有来叫板王冕的实力的。

    王冕船舱被砸了个大窟窿,心中恼火不已,若是平时他肯定会伏低做小吃下这大亏,现在的林寰之虽然还有结丹大圆满半步元婴的修为。

    魂力杂乱,一看就是受了重伤之后,为了快速恢复实力,吞食了其他低阶鬼修强行将实力提升上来的,而非利用红月之力吸收阴灵石缓慢修复身体。

    都说是林天用大型困灵阵反噬了林家,才得以有机会带着林寰之的姬妾逃命,看来是真的了。

    “林少主,不对应该是林家主了吧?本座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还敢狡辩,你王家可是新进了一男一女?”林寰之长发乱舞已然是疯魔状态,而此时又有两拨鬼修到此。

    其中一路,卢乐遥正是在那望月州见到的楚家姐妹,林寰之兄弟的真正未婚妻,修为在结丹中期,浑身充斥着暴戾的萧杀之气。

    而另一方的人,则是身材魁梧的大块头,男的女的都有,皆为短打装扮。

    王冕大松了口。

    四家齐聚,那林寰之再发疯,也不至于再次动手。

    “哟!林寰之你拦着王冕做何?难道王冕偷了你的姬妾?我就说嘛林洪那老东西不可能不吞了林天,让他活到至今,哟呵!林寰之你这个样子莫不是把林洪那老东西吞了,干的漂亮呀小子!”

    卢乐遥如那清风朗月的世家公子摇晃的折扇悠然自得的行至人群之中与王冕站到了一处。

    浑然就是一副看戏的样子,心里惊涛骇浪,不为外人知。

    这人是她娘谁害死了她娘,不对好像不对,灵魂之力不对。

    卢乐遥出现的时候,姬清的注意力一直便放在她身上。

    不可以在如此,她是卢乐遥见到与娘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激动一番是正常,可是她现在扮演的角色是筑月城卢家的子弟,见到自己族中之人。若是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看戏的样子,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卢乐遥调整了自己的表情,一副崇拜的星星眼着着那与她娘长得一模一样的鬼修。

    这人真的不是遥遥,如果是她见到与卢元娘长得一模一样的卢天锤这千样子,哪怕是遥遥的实力能够看破虚妄,看出来此人非卢元娘,也不该是这个表情。

    “卢前辈,请你慎言,若是你再打诳语,休怪本座对你不客气。”

    卢天锤是何许人也!

    能干出半路截道,强掳了修士回来生娃的猛人,自己把自己作死也依然死性不改,会慎言才有鬼。

    “小子,你爹在此,本座都不会收敛,何况是你现在这个鬼样子,就算你现在跪地求饶,从新求了楚家丫头这个眼瞎的姑娘重新投入你的怀抱,老娘也是不惧的,尽管放马过来,老娘一锤一个绝对不含糊。”

    “卢前辈,小女并为招惹于你,我与林寰之有婚约在前,联合起来是必然,现在我与他的婚约解除,那便是桥归桥路归路!林寰之是林寰之我是我,还请前辈不要将之连在一起,不然休怪我剑下无情,哪怕是魂飞魄散,也不会受这张屈辱。”

    那卢天锤顶着与卢元娘一模一样的脸,做着比卢乐遥还要招人恨的表情。

    “这还气上了,老娘又未说错,你这种吃里扒外的要是我女儿,老娘早就一巴掌呼死你了,见到个男的就走不动道,喜欢抢过来不就行了,矫情!”

    喜欢乐遥修仙记请大家收藏:()乐遥修仙记360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