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新时光 > 第3章 一地鸡毛
    “你跟你老公,怎么回事?苏梅轻轻拍了下刘惠,“怎么吵成这样了?”

    “还不是因为瑶瑶!”

    刘惠欠身抽了几张面巾纸。

    “瑶瑶数学一直不好,你们知道的呀!这回月考,又没及格!我就拍了她几下,我老公就说我脾气大。你们说,我能不急吗!暑假开学,她就初三了,要考高中了呀!现在高中多难考,一半的人考不上!要是考不上高中,怎么办?

    “为了瑶瑶这数学,我花了多少功夫多少钱!我真是气晕了,气死,急死!

    “我气极的,就拍了瑶瑶几下,我老公就跟我吵,说我是要逼死瑶瑶,你听他这话说的!多气人!”

    “喝口水!”

    苏梅站起来,倒了杯冰水端过来。

    刘惠眼泪又下来了,再拽了几张面巾纸,用力擤了鼻涕,接过冰水捧在手里。

    “隔天么,周五,小杰奶奶说想孙子了,让我把小杰送过去,说周六她送小杰去上课,我就送过去了。

    “小杰多皮,你们知道的呀!他奶奶根本管不了他,都十二点还不睡。

    “他奶奶就打电话给我老公,说我这个当妈的是怎么当的,小杰这么大了也没养成好习惯。

    “小杰跟我的时候,好好的呀,她管不了小杰,就怪我!我气死了!就和我老公吵,把他的脸抓出血了,他气死了,就走了。”

    苏梅听的眉毛高抬,抬手点着刘惠,“你把你老公的脸,抓出血了?打人不打脸哪。”

    “我气极了。”刘惠说着气极了,却心虚的声音一路落低。

    “你先让她说完。”林夏欠身过来,示意苏梅给她添酒。

    “你说你说。”苏梅站起来,又拿了些冰块过来。

    “隔天一大早,小杰课外班老师就打电话给我,说小杰发高烧,还说我:你儿子发烧你不知道吗?疫情还没过去呢,他发着烧,你怎么能把他往我们这儿送?

    “我气死了,赶紧去接小杰。

    “小杰烧的脸通红,我接了小杰,赶紧去医院,小杰吐的车上到处都是。

    “我真是气死了,我就打电话给我老公吵,他不接我电话,我就发微信,发短信,我气死了!”

    刘惠的话猛的顿住,片刻,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萎顿下去,“他就把我拉黑了。”

    林夏一口一口抿着酒,看着刘惠,神情晦暗。

    苏梅抬手揉了把脸,连声叹气。

    刘惠确实不容易,可她这么吵,换了她是刘惠老公,也得把她拉黑了。

    唉!

    苏梅拍了拍又抽了一叠纸,擦眼泪擤鼻涕的刘惠,“你是今天接到的起诉书?怎么打算?离?还是不离?要不要从咱们所里找个律师?”

    “我还没想,还没看到起诉书,是法院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老公起诉你离婚什么什么的,我就打电话给林夏了,没想到林夏她……”刘惠看了眼晦暗灰败的林夏,后面的话没敢说下去。

    “那你先得好好想想,离还是不离。”苏梅拖着豆袋挪过去些,“别着急,先好好想清楚。

    “打算离,那就是分割财产,孩子的抚养权,从咱们所找个律师,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是不想离,不离就是了,你不同意,法院也不能硬判。”

    “唉。”林夏无语的斜瞥了苏梅一眼,转向刘惠,“你回去好好想想,你俩孩子呢,还有,要是不离,你家瑶瑶的事,还有你跟你老公,得好好谈谈,得能缓和下来,不能总这么吵吵闹闹吧。”

    “先让她想清楚,刘惠,我告诉你,不想过就离,没什么大不了,一个人挺好。”苏梅一脸认真。

    “别听她的,人和人不一样。你和她不一样。”林夏拍了拍刘惠。

    “我知道。”刘惠看了眼手机,不情不愿的站起来,“我得回去了,我妈已经发了四五条微信催我了。”

    “去吧去吧。”林夏没动,只冲刘惠挥着手。

    苏梅站起来,将刘惠送出门。

    苏梅坐回去,林夏给自己倒了酒,将酒瓶递给苏梅。

    苏梅接过酒瓶,示意沙发上不停闪烁的手机。

    林夏瞥了眼手机,欠身过去,将手机屏幕朝下,扣到沙发上。

    “方远知道你知道了吗?”苏梅从手机看向林夏。

    “知道。”林夏抿了口酒,露出一脸苦笑,“我跟方远,你最清楚,一见钟情,你侬我侬恋爱结婚,这么些年,都说是什么夫妻样版,神仙眷侣,我也一直这么以为,这样的事,我从来没想到过,从来没有!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我不想想这件事,我浑身都是痛的,让我歇一歇。”林夏缩进沙发,看起来疲惫极了。

    苏梅低低嗯了一声,举杯和林夏碰了碰,仰头喝了酒,站起来,又拿了瓶梅酒过来。

    第二天,林夏一个机灵醒过来,下意识的去抓手机,伸手没摸到床头柜,撞在书架上,恍过了神。

    她睡在了苏梅这里,早上不用送方小睿去学跆拳道。

    林夏往后仰在床上,抬手揉着额头,昨天喝了不少酒,一夜乱梦,她的头很沉,隐隐作痛。

    手机突然响起来,林夏一个机灵,抓过手机,看着手机跳动的方远两个字,看的眼睛眯起,按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