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新时光 > 第6章 为母则难
    刘惠乱七八糟的想着,搂着小杰出了电梯,用力拍了几下门,门没开。

    瑶瑶呢?

    刘惠的心提了起来,急忙摸出钥匙,拧开门。

    屋里电视机声音开到最大,瑶瑶一只手举着把折扇,不停的抖开合上,另一只手乱转乱摇,站在沙发上,对着电视,正扯着嗓子,又唱又蹦。

    “瑶瑶!”刘惠气地一声大吼。

    “那是姐姐的爱豆!”

    这份沸反盈天,倒让小杰精神起来了,他挥着变形金刚,指着电视机大叫。

    瑶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急忙从沙发上跳下来,看着刘惠,浑身炸毛一般的戒备起来。

    刘惠冲上前关了电视,从瑶瑶手里夺过折扇扔到沙发上。

    “你作业做完了?三张数学卷子,一篇英文阅读,都做完了吗?拿来我看看!”刘惠一只手叉腰,一只手伸到瑶瑶面前,粗着喉咙吼道。

    瑶瑶紧紧抿着嘴,生硬地拧着头,看向窗外,没理刘惠的问话。

    “我问你话呢!你作业呢?做完了?做多少了?”刘惠气的额角突突的跳。

    瑶瑶的头再拧过去些,紧紧抿着嘴,还是一言不发。

    刘惠一个转身,冲进瑶瑶的房间,拎着那几张空白卷子举到瑶瑶脸前,将卷子抖的哗哗乱响。

    “你这是一点儿也没做啊!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我的话,你全当耳旁风是吧?

    “我问你,你明年就初三了你知道吧?你看看你这卷子,你没考及格你知道吧?

    “你拿什么中考?你考什么?我问你,你考不上高中怎么办?啊?

    “我问你!你考不上高中怎么办?”刘惠声音尖利,将卷子甩到瑶瑶脸上。

    瑶瑶梗着脖子拧着头,直梗的脖子上青筋暴出,还是抿着嘴一言不发。

    “瑶瑶,你能不能懂事点儿?你都多大了?啊?我这是为了谁?我这是为了谁啊?”

    刘惠看着瑶瑶脖子上梗起的青筋,心里涌起股浓烈的无力和悲伤。

    这个家里,蒋永说走就走,瑶瑶的学习,只有她一个人着急,这个家,好像就是她一个人的,除了她,没人在乎这个家在不在、好不好。

    刘惠悲从心来,往后跌坐到沙发里,抽了几张抽纸捂在脸上。

    “妈妈我饿了。”小杰挪到刘惠旁边。

    “好。”刘惠忍回眼泪,用力擤了擤鼻涕,扔了抽纸,拿了个垫子,让小杰躺下,站起来,倒水给小杰吃了药,赶紧进厨房做饭。

    瑶瑶斜瞥着刘惠,从地上捡起那几张数学卷子。

    “医院外面,好几个你爱豆,灯箱。”小杰欠身看着弯腰捡试卷的姐姐,讨好道。

    “好好躺着!”瑶瑶在小杰额头上按了下,瞄了眼厨房,拎着卷子进了自己房间,咣的关上了门。

    刘惠正飞快地打着鸡蛋,瑶瑶关门的一声咣,震得她哆嗦了下,整个人僵了片刻,刘惠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她真该像苏梅那样,自己一个人——不用管蒋永回不回来,不怕离婚,更不会有瑶瑶和小杰这两个牵心扯肺的祸害。

    刘惠拽了张厨房纸,擦了擦眼泪,接着打鸡蛋。

    刚刚打发好鸡蛋,楼下突然传上来一声闷钝的重物坠地声,刘惠呆了呆,一声尖叫,先冲到瑶瑶屋门前,用力一拧没拧动,一声惨叫,转身冲向房门口,来不及等电梯,顺着楼梯直冲下楼。

    小杰从沙发上窜起来,圆瞪双眼看着刘惠冲出去。

    刘惠一口气冲下七楼,看着横在楼门口的一根巨大的树枝,一口气松下来,心慌脚软,差点跌坐在地。

    不是瑶瑶!

    刘惠刚刚冲出屋门,瑶瑶从屋里探头出来,看了一圈,问小杰,“怎么啦?”

    “不知道!妈妈啊一声,又啊一声!”小杰挥着手,学着他妈妈那两声尖叫。

    “我去看看,你躺好!”瑶瑶急忙穿上鞋下楼。

    楼下,刘惠深吸深吐了几口气,缓过心神,一步一步挪到电梯口。

    电梯到了一楼,门打开,正要抬脚的瑶瑶顿住步,瞪着面无人色的刘惠。

    刘惠看到瑶瑶,最后一口惊气吐出来,下意识想抬手去摸摸她,开口却是:“你又想往哪儿去?你卷子做完了?”

    瑶瑶咬着嘴唇,往上翻了下白眼,从刘惠身边挤出来,几步冲上楼梯,蹬蹬蹬往上跑。

    刘惠紧跟在楼梯口,看着已经转弯的瑶瑶,连喘了几口气,转身回到电梯里,按了7楼,靠着电梯按键边上,眼泪无声地的滑落下来。

    过了片刻,刘惠在口袋里摸到手机,垂着头,按通了苏梅的电话。

    “梅姐,你在公司吗?忙不忙?中午饭吃了没有?”电话接通,刘惠一边出电梯,一边有气无力地问道。

    “还行,不是特别忙。怎么啦?出什么事儿了?”苏梅关切地问道。

    “那你能不能过来一趟,到我家吃饭?是瑶瑶,”刘惠喉咙微哽,“你来了再说吧,她最听你的话,你替我说说她,我实在。”刘惠喉咙哽住,说不下去了。

    她害怕得很,也挫败的很。

    早上在医院看新闻里,有个孩子,跟瑶瑶差不多大,跳楼了,瑶瑶昨天还叫着不活了。

    她真的很害怕。

    她不知道要怎么说,才能让瑶瑶听一点儿话,她从头到脚都是为了瑶瑶好,可她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瑶瑶明白,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我这就过去。小杰好点儿没有?你做饭了?噢,那你少做两个菜,多煮点儿面吧,我从老正兴买份八宝辣酱带过去,瑶瑶爱吃。”苏梅爽利地答应了。

    “好。”刘惠心里稍安,按断电话,站在家门口,看着瑶瑶从楼梯冲上来,擦过她,直冲进自己屋里,咣的关上了门。

    “妈妈她怎么啦?”小杰趴在沙发背上,对着冲进来的姐姐喊了一声,喊声没落,他姐姐已经冲进屋,咣的关上了门,小杰看到刘惠,急忙再问:“妈妈,你怎么啦?”

    “妈妈没事。”刘惠挪进屋,关了门,按着小杰重新躺下,自己接着回厨房做饭。

    刘惠重新拿起刀,手却微微颤抖,刘惠放下刀,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唉,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做?

    灶火上,一锅水已经沸腾,上下翻滚着,如同她翻腾不安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