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新时光 > 第8章 一份儿警告
    苏梅回到律所,进了自己那个小小的隔间,竖起百页帘,坐到那只小小的单人沙发上,疲惫的揉着太阳穴。

    林夏一夜之间憔悴得已经有了老态,她只能看着,刘惠那幅深陷在困顿中,已经草木皆兵的样子,她也一样只能看着,这种只能看着,束手无力的感觉,糟糕极了!

    玻璃门被敲了几下,苏梅急忙站起来,挺了挺后背,深吸了口气,提足精神,露出明朗的微笑。

    “请进!”

    玻璃门推开,律所内专门负责婚姻家庭案子的曹律师,伸头进来,一脸笑。

    苏梅眉梢微挑,刘惠接的那个律师电话,她听到了一点点话筒里漏出来的声音,当时就觉得耳熟!

    “你中午出去啦?”见苏梅示意,曹律师推门进屋。

    曹律师六十来岁,微胖,不修边幅,手里托着只六十年代最时兴的大茶缸子,大约就是因为这份不修边幅,让他显得极其随和可亲。

    “您来过了?”苏梅一边笑应,一边伸头看了看,从曹律师手里拿过他那只大茶缸子,倒掉茶叶,重新给他泡了杯茶。

    “去吃饭的时候,过来看过一眼。

    “是因为有桩离婚案子,前天接的。今天中午,当事人过来,走的时候碰到吴律师了,听吴律师说,我才知道,女方早先在咱们律所做过,说当时是跟着苏总你的?”曹律师接过茶,谢了苏梅,坐到苏梅对面,极其家常的闲话起来。

    “蒋永?”苏梅扬眉。

    “对,委托人就是蒋永,女方叫刘惠。”

    苏梅笑起来,“我刚从刘惠家回来,中午是您打的电话?

    “蒋永那个小儿子发高烧,刚从医院回来,她家老大在家,一上午光看电视了,作业一点儿也没做,刘惠正发脾气呢,您的电话到了,她把您怼回去了是吧?”

    “我就不该赶在中午打电话。”曹律师笑起来,“上午打了几回,没人接,大约是医院里太吵,没听到。我这电话打的不是时候,就不能怪人家怼回来。”

    “没想到蒋永委托到咱们所里了,到了您这里,”苏梅笑容更浓,“真要分个财产什么的,总不至于闹的太难看。”

    “我瞧着,到不了那一步。”曹律师一边笑一边摇头,“和蒋永头一趟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不是真要离婚,就是一口气顶上来了。蒋永才刚四十岁吧,还年青着呢,年青么,气就盛。”

    “能不离最好,刘惠不想离,他们两个恋爱结婚,感情基础好得很。”苏梅松了口气,看着曹律师诚恳道。

    曹律师是个人情味儿极浓的老律师,苏梅很尊重他,也很信任他。

    “放心吧,离不了,头一回见面,我就瞧出来了。

    “说起来,我代理离婚官司,也有小二十年了。哪样人是铁了心要离,哪样人是犹犹豫豫无可无不可,哪一样是小俩口闹脾气,一口气顶过来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蒋永这种,就是闹脾气,顶到了气头上。

    “这夫妻俩,蒋永说起话来,慢慢悠悠,他那嘴,我瞧着可有点儿笨,刘惠那嘴皮子可厉害,爆豆子一样,那话密的,连个插针的缝儿都没有!

    “这个蒋永,大约在家里吵也吵不过,闹也闹不过,无计可施,一气之下,就跑来离婚了。”

    苏梅听的一边笑一边点头,“您可真是火眼金睛,他们俩就是这样,蒋永说一句话的功夫,刘惠十句话都说完了,蒋永吵么吵不过,闹更闹不过。

    “曹律师,您看,这两口子,该怎么调和?”苏梅微微欠身,诚恳请教。

    “苏总这话就客气了,老实说,我做离婚官司,喜欢劝和,不喜欢办离。

    “这样吧,我先跟蒋永聊聊,看看他在哪儿心结最重,我先劝劝,再让他们两口子见个面,把这心结解一解,也就好了。”

    “好,那就多拜托您了。”苏梅忙欠身笑谢。

    “苏总这是哪里话?份内的事。那我先去忙了,咱们随时联系。”曹律师说着,站起来,托着他那只大茶缸子出去了。

    送走曹律师,苏梅长长呼出口气,露出笑容。

    蒋永既然把离婚这事儿托到她们律所,看来确实是没有真离婚的打算,这就好。

    苏梅抓起手机,正要打电话告诉刘惠这事儿,拿起手机却又放下了。

    刘惠和蒋永刚结婚那几年,好得蜜里调油,两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闹腾的?

    苏梅仔细回想。

    好像就是从瑶瑶上初中前后,或者更早一些,瑶瑶开始小升初的时候,她和林夏、刘惠吃饭时,刘惠的抱怨就多起来,越来越多。

    从蒋永帮他父母不帮她,到蒋永惯着孩子,到蒋永和她吵起来,再到蒋永离家出走。

    结婚的年头长了,柔情蜜意就成了柴米油盐,再到一地鸡毛,这是林夏的话。

    刘惠家这一地鸡毛,跟刘惠一天比一天急躁的脾气,只怕大有关系,刘惠现在这脾气,确实太急太躁,哪怕是对瑶瑶,也是常常等不及瑶瑶把话说完,就开始责备。

    最好先跟刘惠当面说说,她这脾气,这样急下去,只会越来越事与愿违。

    唉,刘惠当年跟着她做内勤的时候,笃悠悠的,不是这样的急脾气。

    鸡毛蒜皮磨死人,这也是林夏的话。

    刘惠这份急脾气,鸡毛蒜皮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只怕是因为瑶瑶的学习。

    刘惠太看重瑶瑶的成绩,偏偏瑶瑶不但不是学霸型,还挺偏向学渣的,天赋这东西,可不是只凭鸡血就能鸡上去的。

    可让刘惠对瑶瑶的学习放手?

    苏梅叹气摇头,她不是没劝过,回回都是林夏和刘惠一起怼她,说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苏梅想着刘惠面临的这个难题,头都有点儿痛了。

    唉,她全部的精力都在工作上,她擅长工作,有信心完美拆解工作中最难拆的鱼头,查对家务事儿,特别是孩子的教育,她就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

    林夏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真是祸不单行,蒋永起诉离婚,方远出轨,就不能错开么!

    要不是出了方远出轨这样的事儿,刘惠的事,可以全数甩给又聪慧又有经验的林夏,她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可现在,这边一地鸡毛,那边一地鸡毛……

    早上,林夏那份憔悴的样子,让她这心一直提在半空,她很担心林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