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新时光 > 第17章 榜样
    蒋永找了个钟点工,一周六天,打扫卫生洗衣服,再做一顿晚饭,一个月三千块;又找了个家住隔壁小区的老阿姨下午接小杰放学,外加周一下午接送围棋课,一个月一千二百块。

    这每个月的四千二百块让蒋永十分肉痛。

    瑶瑶放学要自己走回家,周二和周四下午的古筝课就没法上了,古筝太重太大,上古筝课的地方又太远。

    两个阿姨到位之后,蒋永依旧没能轻松下来。

    小杰和瑶瑶的学校和他上班的公司两个方向,从学校到公司又是最堵的几条路,他几乎天天迟到,眼看老总的脸越拉越长,蒋永只好让瑶瑶早上自己去上学,把送小杰的时间提前到学校开门那一刻,小杰天天头一个到学校,蒋永总算能及时赶到公司了。

    那套大平层,堂哥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跟那边老总说好了,能拖半年,这让蒋永长长松了口气,他现在实在顾不上房子的事儿了,先拖着吧。

    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那么多的繁琐杂事:饮用水没有了,油没有了,卷纸没有了,牛奶没有了,要开期中家长会,小杰要买蓝球鞋,马桶堵了,洗衣机被阿姨拧坏了,空调出风口堵住了不制冷……

    周末两天还要接送上课,一周七天,从早到晚连轴转,片刻不闲。

    蒋永手里的项目至少一半在外地,可他现在没法出差。

    和上一场高烧隔了不到两周,小杰又病了,上吐下泄,裤子上被褥上都沾上了屎,马桶上喷的到处都是。

    瑶瑶因为上学路上淋了暴雨,发起了高烧。

    蒋永请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假,累得两眼发直。

    刘惠走了不到一个月,蒋永瘦了一圈,精疲力竭。

    ………………………………

    林夏忙着清查接手方远那间公司,苏梅替林夏打理方远的后事,以及公安局那边和法律上的事。

    方远留了份公证过的遗嘱,把他那间公司和两套房产,全部留给了方小睿,林夏委托苏梅就这份遗嘱提起诉讼,方远遗嘱里所涉财产,有一半是她的,她那一半,方远无权处置。

    连着两周,苏梅忙得团团转,既没顾上再打电话给刘惠,也没顾上去看看瑶瑶和小杰怎么样了。

    星期天一早,苏梅起来,给满阳台的花花草草浇了水,煎了只太阳蛋,撕了一颗生菜淋上油醋汁,搭一片黑面包,煮了杯黑咖啡,慢慢吃了,沏了壶白茶,将厚厚一摞卷宗拿出来。

    刚看了没几页,手机响起,苏梅俯身拿过手机,是瑶瑶的电话。

    “苏梅阿姨,你忙不忙?我想找你说说话儿。”电话那头,瑶瑶声调低落。

    “好啊,现在吗?我去接你?”苏梅忙笑道。

    “不用,我自己过去。”

    “好,我在家等你。”

    苏梅等那边电话挂断了,放下手机,眼睛微眯,瑶瑶这声音,听起来可不大好,嗯,一会儿过来就知道了。

    也就半个来小时,瑶瑶就打电话,到楼下了。

    苏梅开了单元门放瑶瑶进来,站在门口,迎着从电梯里出来的瑶瑶,笑道:“怎么过来的?打车?”

    “爸爸送我过来的。”瑶瑶说着,举起提在手里的纸袋,“我们小区门口那家店的咖啡,爸爸买的。”

    苏梅两根眉毛挑的老高。

    看起来,不光瑶瑶懂事儿了,瑶瑶她爸爸也懂事儿了。

    “多谢。”苏梅接过咖啡,关上门,“早饭吃了没有?那吃点儿蜜瓜吧。”

    苏梅从冰箱里拿出蜜瓜,瑶瑶放下书包,站在苏梅旁边,看着她洗瓜切瓜。

    “你和小杰还好吧?这大半个月太忙了,方小睿家出事儿了,你听说了没有?”苏梅一边切瓜,一边和瑶瑶说话。

    “嗯,上周末碰到方小睿了。”

    “在哪儿碰到的?”苏梅端着瓜,和瑶瑶坐到沙发前。

    “我陪计小凡去看漫展碰到的,他买了好几个手办,他说是他妈妈送他去的。”瑶瑶加重语调,咬着’是他妈妈’四个字。

    苏梅哈了一声。

    “他这儿,”瑶瑶点了点左边胳膊,“戴着黑纱,我和计小凡就问他,他先说他奶奶过世了,肝癌,接着说他爸爸也过世了,心梗。”

    “他还好吧?”苏梅微微屏气问道。

    “有点儿难过,不过,我觉得还好。唉!”瑶瑶大人般叹了口气。

    苏梅拍了拍瑶瑶,“还好就好,你呢,怎么样?还有小杰?”

    “不怎么好。”瑶瑶眉眼低垂,“我的古筝不学了,爸爸顾不过来。”

    苏梅慢慢喔了一声,并没有太多意外。从前,刘惠一直是从早忙到晚,现在骤然抽身,瑶瑶和小杰还能正常上学,蒋永的能力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

    “上周,小杰拉肚子,往外喷那种,我也发烧了,肺炎,我和小杰一个星期没上学,爸爸也没上班。”

    苏梅呃了一声。蒋永的能力跌落进了她的预期内。

    “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瑶瑶看向苏梅。

    “下个月底。你上次说你爸爸很生气,现在呢?是更生气了,还是没变?”

    “他没跟我说,不过~~”瑶瑶拖着长音,“昨天晚上,小杰说阿姨炒的菜不好吃,爸爸说:等妈妈回来,给小杰做好吃的,爸爸还说,要带小杰去接妈妈,还要买一大捧鲜花。”

    苏梅斜瞥着瑶瑶,意味深长的喔了一声。

    “外婆给我打了好多个电话,问我好不好,小杰好不好。奶奶一个电话都没打过,天天忙着发朋友圈,全是九宫格,就是那种举着丝巾这样那样的照片。”

    苏梅连连点头,她朋友圈也有几个这样的时尚老太太,她懂。

    “那你呢?你妈妈……”苏梅抬着手挥了下。

    “计小凡说我妈妈就是那种,自己飞不起来,生一只小鸟,逼着小鸟替她飞。”

    苏梅差点呛着。

    这话,还真没说错,至少不是全错。

    “方小睿说,他妈妈问他,他爸爸那间公司,是转手,还是留一部分股权,等方小睿长大之后接手。方小睿说他妈妈喜欢做律师,不喜欢打理公司。

    “我妈妈跟林夏阿姨同岁是吧,那我妈妈为什么不能像林夏阿姨那样?她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她为什么不去过?”瑶瑶看着苏梅质问道。

    苏梅被她问的上身后仰。

    “方小睿说他跟他妈妈说,他以后要画动漫,他妈妈就说好,那就把公司转手。我妈妈就不能这样吗?”

    “那你想做什么?”苏梅问道。

    “我还没想好,虽然我没想好,可我很烦她天天对着我,你要这样你要那样。我觉得。”瑶瑶的话顿住,紧紧抿着嘴,看着苏梅,片刻,才接着道:“我妈妈不回来也没什么。”

    苏梅呃了一声,看着瑶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反正,我绝不像我妈妈那样,也不像我外婆那样,我觉得我奶奶挺好。”瑶瑶斜着苏梅,一脸挑衅。

    苏梅胳膊撑在茶几上,托腮看着瑶瑶,片刻,笑起来,笑的往后仰靠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