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新时光 > 第20章 爱人
    林夏背对着茶室入口,靠在舒适的竹椅背上,悠闲的刷着手机。

    计越推门进了茶室,扫了一圈,冲迎上来的服务生摆了摆手,示意旁边的雅间就是。

    雅间里,卓宁和苏梅挨着日本纸的屏风门坐着,头抵头看着苏梅的手机,手机屏幕上,计越推开茶室门,往雅间过来。

    苏梅放下手机,略略提高声音,“你一定要想清楚,你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屏风门外的计越顿住步。

    “我能有什么底线?从生了小凡,我就没再上过班,离婚以后,我要养小凡,那套大房子还有将近十年的房贷,一个月要还一万多,我哪里要得起?我的底线,就是我和小凡能活着。”

    因为过于紧张,卓宁声音微微颤抖。

    “就财产分割来说,起诉是最好的办法,你这样的情况,法官肯定会把小房子判给你,让计越补贴房款差价,可不利之处,在计小凡的抚养权,要是计越争抚养权的话,你没有工作,肯定争不过他。”

    “不行!小凡不能跟着他,说什么也不能让小凡跟着他!小凡是我的命根子!”

    “唉,让我想想,那这样,他要求的一千万补偿,以及十年内不能出售房子,你答应他!再告诉他,为了防止他反悔,你要求就你们签好的协议要去做公证……”

    “我哪里要得起!那房子有贷款,一个月一万多!”卓宁急急的打断了苏梅的话。

    “你听我说完!我知道你没有一千万,也还不起房贷,这叫兵不厌诈,让他摸不清你的底细,要是能让他觉得你真能拿出那一千万,也能住得起大房子,我觉得,他肯定不愿意吃这个亏。

    “先把他唬住,然后咱们再抛出你要小房子,补偿款不低于五百万的方案,他肯定就能接受了。

    “你记着,气势一定要足!”

    “好。可是,要是没唬住,他真同意了,真签了,也公证了,那怎么办?”

    “那你就得重新考虑一下离婚的事儿了,比如,如果计越同意把小房子过户到计小凡名下,只要能保障计小凡的利益,你不是说,你自己无所谓?”

    “我是无所谓,我都是为了小凡。好!我听你的。”

    屏风门外,计越有几分慌乱的应了一声,“噢,没事儿,我找……就是这间。”

    看着计越进了雅间,林夏站起来,出了茶室,沿着绿树成荫的街道,慢慢悠悠往前走了半条街,进了一间风铃叮咚的咖啡馆。

    没多大会儿,苏梅昂首在前,卓宁微微有些灰丧,跟在后面,进了咖啡馆。

    “好了?”林夏从苏梅看向卓宁。

    “好极了!真是管用!”苏梅尾音微扬,看向卓宁问道:“你喝什么?今天我请客。”

    “馥芮白吧。”卓宁声调晦涩。

    “你没事儿吧?”林夏上身微微前倾,看着卓宁问道。

    “没事儿,他开口就要小凡的抚养权,他明明……”卓宁的喉咙哽住,眼泪夺眶而出。

    小凡刚生下来,他嫌弃是个丫头片子,连小凡的奶粉钱都不愿意多给,她四处腾挪,省下钱给小凡买了进口奶粉,得把包装袋扔的远远的,把奶粉装进国产奶粉的袋子里……

    他要小凡的抚养权,仅仅是因为小凡是她的命根子!

    这就是她爱了十来年,同床共枕了将近二十年的爱人!

    ………………………………

    林夏端着她那只巨大的星巴克樱花杯,进了苏梅的办公室。

    苏梅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坐着一团烦恼的刘惠。

    “你瞧瞧这个。”苏梅一脸笑,将桌面上的两张纸推向林夏。

    林夏靠着桌子,翻看那两张纸。

    这是一份手写的协议,落款人蒋永,协议内容很简单:要是蒋永和刘惠离婚,蒋永净身出户,每个月还要付孩子的抚养费。

    “他让我拿来给你们看看,这样写有没有法律效用,说还可以公证。”刘惠不停的拍着自己的额头。

    “蒋永这事业心挺强的嘛。”林夏将协议翻个面,拍在桌子上。

    “要不,我替你写一份协议,再去做个公证?”苏梅看着刘惠道。

    “我不是让你写协议,唉,怎么说呢。”刘惠唉声叹气,“我没想到他这么能弯得下腰,他都做到这样了,我再要非离不可,就太过了是吧?就算瑶瑶大了,可小杰还小呢。

    “我现在不是不放心他,就是,唉!”刘惠拍着额头,连声长叹。

    林夏和苏梅一站一坐,等着刘惠拍好额头往下说。

    “我跟袁老师她们在云南的时候,苦是真苦,开心也是真开心,袁老师说她在做养老型社区的调研试验,让我去帮她,前前后后说了十来遍,我是真想去!”

    “想去就去。”林夏笑道:“瑶瑶肯定支持你,她现在上学放学,上课外班什么的,自己安排的好好儿的,用不着你操心,你没在家这三个月,没盯着瑶瑶和小杰做作业学习,那俩孩子不也好好儿的?小杰是小了点儿,有你爸爸妈妈呢。”

    “袁老师一直托我找个帮手,你倒是正正好合上她的要求。她那边的工作,工资不高,可时间自由,好多工作都可以拿回家做,袁老师人又随和,是个好机会。”苏梅接话道。

    “你家瑶瑶再过四年就要考大学了,小杰也四年级了,用不了几年,两个孩子就都出去了,到那时候,你才多大?在家里干嘛?催婚瑶瑶,然后给瑶瑶带孩子?”林夏带着几丝玩笑道。

    刘惠给了林夏一记白眼。

    “机会难得,先去试试。”苏梅笑道。

    “我也这么想,机会难得,总要试试。我去跟我妈妈商量商量。这个。”刘惠站起来,指了指那张手写协议,“你帮我搞份正式的,再去做个公证,不能便宜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