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新时光 > 第21章 越过鸿沟
    计越和卓宁的协议离婚,一路到公证结束,计越都气定神闲,直到卓宁当场转了一千万到计越帐户,计越惊愕没过去,就暴跳如雷,一脚踹倒卓宁,狂叫着质问她哪儿来的钱。

    计越的暴怒猛踹,踹断了卓宁两根肋骨,民政局的两个工作人员当场就开出了离婚证。

    几天后,卓宁还住在医院,计越找了律师,到法院提起诉状,告卓宁隐瞒婚内财产,要求清查卓宁的婚内收入,重新分配。

    林夏代替苏梅做了卓宁的代理律师,收到起诉书,立刻提起反诉,同样要求清查计越的婚内收入,并且重新分配。

    开庭当天,计越比卓宁和林夏到得早,站在法院门口,恶狠狠的盯着从马路对面过来的卓宁。

    卓宁还没完全恢复,面白气弱。

    “你哪儿来的钱?”计越迎着卓宁,再一次质问。

    “你问过无数遍,我答了无数遍,借的。”卓宁毫不示弱的迎着计越的目光。

    “一会儿在法庭上,我看你还怎么胡说八道!”计越手指点着身后的法院。

    卓宁越过他,进了法院大门。

    林夏在计越面前站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片刻,才接着往前走。

    计越起诉卓宁隐瞒夫妻共同财产的案子适用简易程序,法庭很小,计越的律师已经坐到了原告席上,看着计越进来,律师打着呵欠,从鼓囊囊的包里掏出一大堆卷宗,翻出几张,其余的塞回包里。

    林夏和卓宁并排坐在被告这一边。

    书记员进来,一脸疲惫的法官紧跟进来,将怀里抱着的卷宗放到桌子上,拿起最上面一份,翻开看了眼,从原告席,看向被告席。

    “原告计越,律师周大庆;被告卓宁,律师林夏,都到了,那开始吧。原告的起诉书,被告看过了吧,请被告先举证说明那一千万资金来源。”

    “是我借给她的,这是借据和转帐记录。”林夏站起来,将借据和转帐记录原件复印件先送给法官,又递了份复印件给计越。

    “这钱是你从朋友那儿借的,你没跟他说过?”法官看着借据和转帐记录,皱起了眉。

    这样的案子,简直是在浪费司法资源。

    “说过,他不相信。”卓宁答道。

    “她凭什么借钱给她?她和她根本就不认识!一千万不是小数目,她没有收入,房子不能卖,她拿什么还?”计越急了。

    “一千万对你不是小数目,对我就是个小数目,我们早就认识,我们是闺蜜。”林夏看着计越,笑眯眯道。

    “你说她没有收入,那你这第二条,清查被告婚内收入,是什么意思?”法官脸色很不好。

    他手头一堆要紧的案子,他的时间极其宝贵!

    “先说第一条,你对这份借据,转帐记录,有疑问,那有证据吗?别说不相信。”法官气色很不好。

    “借据和转帐记录没有疑问,可是……”

    “既然原告对借据和转帐记录没有疑问,那进入第二条诉求,原告,你确定要重新清查双方婚内收入,并在离婚协议之外,重新分配吗?”法官冷着脸问道。

    计越脸色铁青。

    他已经拿到了卓宁的婚内收入明细,很不少,可跟他比,就少得太多了。

    计越看向律师,律师打了个呵欠,“放弃吧。”

    “原告?”法官拧眉看着计越。

    “这一条放弃。”计越脸色发青。

    “本案审结。十五日后来拿判决书。退庭。”法官拿起小锤,咣的锤了下桌面,站起来,抱着卷宗走了。

    计越盯着卓宁,攥起了拳头。

    “我跟你说,你们已经离婚了,不能再动手了,再动手,至少是个治安拘留,你的工作就保不住了。”律师拍了拍计越的肩膀。

    卓宁没看计越,站起来,和林夏并肩往外。

    林夏走了两步,示意卓宁先走,甩着那只铂金包,走到计越面前,看着他,笑道:“你应该庆幸,卓宁有我这样的朋友,不至于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以命相搏。”

    “能命相搏怎么啦?她想死就死!我还能怕她了!”计越气的呼吸都不怎么稳了。

    林夏后退半步,高扬着眉毛,片刻,哈了一声,转身就走。

    听到以命相搏,他能想到的,只是女人自己抹脖子!

    唉,这巨大的、不可超越的鸿沟!

    ………………………………

    苏梅拉开门,还没看清楚,就被瑶瑶平举着两只手推开,“快让开!计小凡你家厨房在哪里!”

    瑶瑶身后,刘惠端着只大炖锅,在屋里五六只手方向一致的指引下,直奔厨房,将炖锅放到煤气灶上,拧开火。

    “这牛尾汤一气儿炖好最好,我回去晚了,只好端过来接着炖,幸好咱们两家离得不远。”刘惠见炖锅很快就重新翻滚起来,松了口气。

    “我照你的方子炖过两回,小凡说跟你做的差远了。”卓宁正在拌馅儿,伸头闻了闻。

    “做饭看人,刘惠做什么都好吃,你跟刘惠各有所长,苏梅做的也好吃,我就差远了,中看不中吃。”林夏端着杯咖啡,坐在餐桌边,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三个人。

    “我外婆做饭也好吃,奶奶就不行,她拌的沙拉都难吃死了。”瑶瑶和计小凡挤在一起。

    “林夏阿姨煮的咖啡最好喝,你用这个杯子?我妈妈刚买的。”计小凡拿了只杯子给瑶瑶看。

    “过来拌沙拉,这个你最擅长。”苏梅叫林夏。

    “你们俩,组队打一场吗?她家网速嗖嗖的快。”方小睿从客厅里伸头叫道。

    “好!”瑶瑶和计小凡一跃而起。

    “带上我!”蒋小杰抢在两个姐姐前面,冲进客厅。

    “下个星期,我能还你五百万。”卓宁挨着林夏,低低笑道。

    “又卖版权了?高这么多,我记得你上一本卖了一百万,上次卖便宜了?”林夏惊讶道。

    这才三四个月,卓宁这版权,就能从一百万跳到五百万了?

    “两本书全版权卖掉。”卓宁低低道。

    “全版权?那就是一次性卖断了?这么卖太不划算了,你还在上升期。就为了还钱?我不缺这点儿钱。”林夏皱起了眉。

    “不全是,卖了这两本,我手里还有三四本呢,再说,我还在写啊,一年一本,写起来很快的,书多的是。”卓宁笑道。

    “你们俩嘀咕什么呢?”刘惠伸头过来,“苏梅交了个男朋友你们知道吧?”

    卓宁惊讶的啊了一声,林夏无语的斜了刘惠一眼。

    “我最近忙的一塌糊涂,昨天才刚知道!袁老师说是她介绍的!”刘惠眉飞色舞。

    “关她什么事!”苏梅失笑出声。

    “我也奇怪来,袁老师那样的人,还会做媒?袁老师带的那个学生就跟我说,有一回,袁老师跟他说:隔壁小组有个女孩子挺好,你俩挺合适。就这一句话,连那个女孩子姓什么叫什么都没提,后来这俩人真在一起了,袁老师就说她是大媒人。”刘惠边说边笑。

    林夏哈哈笑起来,卓宁笑的饺子都包不紧了。

    “照这么算,我这个,她确实得算媒人了,她那里有个儿童援助项目,去做援助的时候认识的。”苏梅笑道。

    “袁老师说,你们俩般配的不得了!说你们要结婚了!”刘惠一脸八卦。

    “是挺般配,也是大律师,长的挺好看,身材也好,养了条大丹犬,人和狗挺搭的。”林夏一边说一边笑。

    “你连他养什么狗都知道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谈了多久了?也不带给我看看!”刘惠抱怨上了。

    “林夏也有男朋友了,互联网精英,老董的客户,见了一面,就狂追上了,你不关心关心她?”苏梅祸水东引。

    “好啊!你们一个两个!都瞒着我啊!”刘惠哈了一声。

    “你刚才不是说了,你忙得一塌糊涂,什么都顾不上了,赶紧包饺子。”林夏推了把刘惠。

    “你们,还打算再嫁吗?”卓宁挨近林夏和苏梅,犹豫着问了句。

    “我从来没想过不嫁,一切随缘,一直没缘而已。”苏梅笑道。

    “嫁不嫁不重要,爱情嘛,就算遇过渣,可这并不是爱情不美好。”林夏往后靠着岛台,“你也得多出去走走,别老宅在家里,也没必要拘着自己。”

    “我倒没拘着自己,就是。”卓宁的话顿住,片刻,笑道:“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看耽美,之所以喜欢,就是觉得里面的两个人势均力敌,那份爱情才是真正的匹配,真正的美好。”

    “是不是势均力敌,不在性别。我一直觉得,我跟方远的爱情势均力敌,从始致终都是这么觉得。”林夏的话顿住,眼睛微眯,片刻又舒开,“最当初确实势均力敌,我挣得不多,他工资也不高。后来,他创业我辞职,我全心全意去成就他,势均力敌就在现实中土崩瓦裂,他上升成了天,我坠落进深渊。

    “人类在脱掉躯壳之前,物质永远是精神的基础。”

    “从小儿,国家就教育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苏梅伸头接了句。

    “嗯,年青的时候看简爱,简爱对罗彻斯特说:当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走到上帝面前,我们是平等的。当时就看到了灵魂和平等两个词,很激动,就觉得匹配是两个灵魂的事,我的灵魂和你的灵魂匹配得上,你我就是平等的。

    “这些年才明白,这句话的重点在于:穿过坟墓!灵魂对灵魂的平等,必须在穿过坟墓之后,在脱离了躯壳,脱离了现实之后。在穿过坟墓之前,是不是平等,要先看灵魂外面的躯壳,以及躯壳拥有的条件。”卓宁说得感慨起来。

    “嗯,后来,简爱嫁给罗彻斯特,是在她继承一笔遗产,而罗彻斯特失火破产之后。”林夏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卓宁。

    卓宁失笑,接过杯子,冲林夏举了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