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死奥义 > 二十一、真意外
    据战后的情报,敌人这个时候,确实正在争吵之中。

    争吵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

    第一,夺取塞莱斯最后一个城市之后,对于王国财富和疆域的分配,对于境内所有物种生灵的归属,他们各有各的打算,无法达成一致;

    第二,对于菲尼基城的防御力量,先前侦查和现在的实际情况,差别巨大,使得他们在快攻和长期围困的策略上面,无法达成一致。

    第三,因为先前战死族作为先锋,屡屡获胜,以至于战死族对胜利之后的分配财富方面,要求过多,造成诺鲁瓦的不满,这一次,战死族不再冒险冲锋,就造成了叛军的重大损失,对于以后,战死族还会不会作为先锋,或者该不该作为先锋,各方在讨价还价。

    因为,这些天的大雨,使得叛军的推进速度缓慢,造成了急躁情绪蔓延,主导速战速决的叛军首脑人物占上风,所以,这天夜里,战死族还是做了进攻的准备,但要在别的叛军部队出发了之后,才出动,也就是,战死族这一回,虽然参加攻城的战斗,但不准备充当先锋。

    这就为老头实施离间计,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据战后情报,那个神秘的青年在被捕之后,当着诺鲁瓦的面,拒不承认是间谍,直到被搜到那些信。

    我知道,那些信的内容足够煽情,足以让诺鲁瓦火冒三丈。

    后来,诺鲁瓦取消了进攻的命令,反而派遣军队包围了战死族的营地。

    他要求战死族的两个首领在解除武装的情况下,去见他。

    索比和派拉西在商议之后,决定就此反叛诺鲁瓦同盟军。

    叛军之间就此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我远远望到了敌营发生的变化,于是派人点亮了就近的灯塔。

    考克兰的敢死队快船在强劲夜风的吹动下,风驰电掣般赶过去。

    就在他们即将抵达目标位置的时候,我下令点亮火炬。

    冯步思率领着苏威特营的勇士们,乘坐轻快的战船,迅猛的冲向敌营。

    风越来越大,而且是吹向对面的。

    我的心情大好,在关键时候,连老天都是帮忙的,敌人怎会不败!

    只见叛军营地乱成一团,隔着很远,就能够听到乱斗的声音。

    这个时候,考克兰的敢死队应该已经投入战斗。

    我眼见着冯步思的先锋队也越来越接近敌军,就想命令吹向全军冲锋的号角。

    这个时候,亮光一闪,莱恩达现身在我的左手边。

    她说了一句,“你太伟大了,你这个统帅的模样简直帅呆了!”

    然后,她就消失掉了。

    有什么还能比女神的夸赞在这个时候更加提神的?我真的神采飞扬了,感觉自己已经叱咤风云,威风八面了!

    鼓号齐鸣,我穿着软甲,骑上披着甲胄的骏马,气势如虹的冲出了城门。

    刚一出城,就不得不换上船只,因为门口全是水。

    马匹也只能上船,不能在陆地上面奔驰。

    一万人的军队,在水面上面展开,就是茫茫一片,几乎望不到头。

    我夹在中间,有许多强悍的武士所护卫。

    我们像潮水一般冲杀过去。

    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终于到达敌军的营地。

    这个时候,在一些零星的地方虽然还有战斗,但战争的胜负早已分晓。

    因为,我见到了三十多颗头颅,其中就有诺鲁瓦的脑袋。

    诺鲁瓦确实死了,而且在死之前,他亲手杀掉了索比和派拉西。

    这样,对我方最有威胁的三个首脑,自相残杀之后,同归于尽了。

    其实,诺鲁瓦是我方武士艾斯特所杀,考克兰是助攻。

    那种血战的场面一定很刺激,可惜我没有亲眼见到。

    诺鲁瓦血淋淋的脑袋被装在铜丝编织的网子里面,在回城的路上示众。

    除了追剿残敌的部队,大部分人跟随着我返回菲尼基。

    入城之后,到处都是欢呼万岁的群众。

    我被围在中间,民众见到我的出现,纷纷跪倒,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继而得意洋洋。

    那顶王冠戴在我的头顶上。人们大声呼喊我,伟大的王,伟大的陛下!

    看来,我是真的要接管这个城,接管这个国家了。

    当国王,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我在左思右想着。

    我刚刚双脚落地,安博尔首相就来通知我,国王陛下罗德萨要见我。

    这老头这个时候,为什么想起来要见我?

    由于我正在兴高采烈的时候,尽往好处想了,天真的以为,罗德萨想要赞扬我,说不定还会就此宣布,将王位传给我。

    我说不定很快就要登基了!

    想到这个,我就一阵激动。

    哈哈哈,嘿嘿嘿……

    我禁不住乐个没完,弄得随行官员们面面相觑。

    我大摇大摆的走进贝拉李希宫,却被要求在一个偏僻的房间里面等候。

    我坐在椅子上面,慢慢的发现,陪同的人都散了,只剩下我一人。

    当我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门被锁上了!

    这是搞什么?我怒火中烧,用力敲门。

    可是,无济于事,没有人回应。

    我向着外面呼叫,可是仍旧无人回应。

    这个房间偏偏是没有窗户的,所以跳窗逃走这种事情,想也别想。

    天啊,这是为什么,这是要对我做什么?我变得唉声叹气,只好回到座位上面。

    我一次次站起来敲门,可是没有任何作用。

    我内急,没有办法,只好在房间的角落里面解决。

    直到天黑,都没有人开门。

    我觉得自己是被监禁了。

    我是拯救这座城市的功臣,为什么却要遭受这样的对待?这太没有道理!

    我忿忿不平,可是没有任何办法。

    突然,头顶上面的吊灯灭了,室内一片黑暗。

    我急躁的在室内跺来跺去,正想要求助于莱恩达,就听见身后有声音传来。

    我急忙回头,右手握紧了权杖。

    就在我身后,竟然有一扇门开了。

    这扇门开启得有点古怪,因为它并不是原来的门,而是一个暗门。

    有微弱的灯光从那边传来。

    我有些好奇,以为这是要给予我自由了,就急忙迈步走了过去。

    当我跨过门槛,来到一个新的房间里面的时候。

    第一眼看到,这边是有高大的玻璃窗的。

    然后,我看到有许多怪东西悬挂在高高的房梁上面。

    等我定睛细看的时候,吓得差一点把昨天的吃的饭吐出来。

    二十多具尸体挂在上面,都是风干的,一个个面目狰狞。

    我晕倒了,然后失去了知觉。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biaoy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