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死奥义 > 二十三、伪王子伴送假公主
    很多人想跟我共进晚餐,但餐厅不大,于是只有六十人陪伴我用餐。

    用餐期间,除了各种美酒美食,还有歌者歌唱助兴。

    我吃了好多东西,喝酒也不少。

    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我是多么的留恋。

    可是,酒意熏熏的我,困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当我躺在床铺上面的时候,才体会到出海航行的不易,有点颠簸,比乘坐马车时还要厉害一些。

    入睡前,我的手指碰触到了指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呼唤了莱恩达,也许是出于习惯,或者出于某种无聊的慰藉?

    她现身了,还是那样娉婷。

    “你要离开塞莱斯王国了吗?”她问。

    我答,“我是被迫的,没有想到罗德萨对我做了这样的安排,我不得不接受。”

    “你离开塞莱斯越远,我见你的难度就越大,以后你需要我指引的时候,可能会不太方便了。”她的语气略有不满。

    “怎么办?我现在不能逃离这条船。”我说。

    她说,“格鲁普神学院是个学习各种法术的好地方,也许你被迫去那里,是神意的体现。”

    我有些不解,心里想,“什么神意?”

    “可是,我识字不多,怎么办?”我问。

    “这个不用担心,格鲁普那里有各种法术派系可以学习,也对应了多种不同的语言体系,你完全可以从头开始。”她说。

    我要从头开始学习一门语言?我立刻想到了英语,头一下变得老大。

    要知道,我从小学开始学习英语,就是传统应试的那种,直到学了七八年,仍然听不懂,仍然不会说,更加不会写。

    想起英语,我就有种所有在语言方面的才华都被压制和埋没的感觉,说起来满眼都是泪。

    要从头学习一门语言,那干脆放弃得了!

    莱恩达发现了我为难的态度,就说,“你如果觉得有困难,可以办理休学,或者像之前那样,干脆逃回来也可以啊。”

    “罗德萨的意思是,我必须完成那里的学业,才能够回来。”我说。

    “可我真正担心的是,你的王位有可能会出事。”她说,“我听说你的堂兄弟们正在行动,他们中的一个有可能取代你,成为塞莱斯的新王。”

    “哪有什么关系呢?”我假装无所谓。

    “那你就是他们登基之后要对付的首要目标了。”她说。

    “你的意思是,我要想办法回去?”

    “当然,你必须回去,而且是立即。”

    “可是,罗德萨不允许我回去,我就是回去了也没有用啊。再说了,他为什么不让亲儿子继承王位呢?”

    “那你究竟想怎么办?她问。

    我真的为难了,有点进退都不好选择的感觉。

    莱恩达说,“如果你现在不能立即回去,就必须在格鲁普神学院好好学习,那里有许多人能力强大,足以保护你的安全。我想,还不会有人胆敢未经同意,在格鲁普动手实施暗杀。”

    我想,也只好如此了。

    莱恩达说,“到了神学院,你不要频繁的见我。只有反复确认附近确实没有人的时候,才可以见我。还有,我交给你的法术,千万不要在神学院里面使用,因为在那里,这些法术是禁忌。”

    就在这时,我打了一个哈欠。因为犯困,就把她的后半句话听错了,听反了。

    我听成了千万记得要使用,在那里,这些法术是技艺。

    莱恩达消失了。

    在酒精作用下,我很快就沉沉入睡了。

    到了第二天中午,萨拉公主都没有到来,这让我感到吃惊。

    比我还着急的是德利希,他甚至乘坐着“飞行标枪号”,返回去接人了。

    又过了一天,人还是没有来。

    我感到好笑,罗德萨同志的愿望恐怕要落空了,我猜萨拉一定跟人私奔了,这脸打得啪啪啪直响啊。

    怎么办?作为一个有家国情怀的上进青年,我都替老罗同志着急。

    又过了一天,直到入夜时分,人终于到了。

    但因为夜晚的原因,来人根本看不清,甚至连我这种身份的人,都没能看到包裹严实的公主殿下。

    人一到,立即启程,三艘船鼓足风帆,向着深邃的海洋行去。

    我实在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想要拜访一下萨拉,但萨拉的侍女阻挡了我,理由是公主殿下生病了,需要休息。

    这天早上,我还是没能见到萨拉。

    德利希对我的问话也是闪烁其词,故意指东而言西。

    这更增加了我的疑惑,想要探其究竟。

    这天夜晚,我趁着侍女看管松懈,突然闯了进去,闯进了萨拉所在的那个房间。

    萨拉坐在盛满鲜花的栏架前,她穿着我曾经见过的那件米黄色长袍,上面花团锦绣的,很是夺目。

    她背对着门口而坐,在她身边,站立着曾经的那个侍女,也是我曾经见过的。

    那侍女见到我突然闯入,大吃一惊,怔怔的,不知道该做什么。

    萨拉听到背后的声音,却没有回头。

    在她的怀里,我看到了一只动物蜷缩在那里,像是一只纯白色的兔子。

    萨拉喜欢兔子,这个我是知道的。

    我想起来曾经吃掉了她的一只兔子,那兔子很珍贵的,所以这次面对面,我先是有点紧张,毕竟内心有点愧疚。

    这点紧张还由于害怕她看穿我的身份,毕竟我是冒牌的。

    是好奇心驱使我闯进来的,但真正要面对萨拉的时候,我竟然后悔这种冒失的举动了。

    既然硬着头皮闯进来了,那就鼓起勇气面对吧。

    萨拉扭过头来,她竟然戴着小巧的圆顶帽,弧形的帽檐之下有面纱遮面。

    我看清楚了,她竟然抱着的不是兔子,而是一只狐狸,雪白的一只狐狸。

    那狐狸有着碧蓝的眼睛,望了我一眼,懒懒的,扭过头去,不再看我。

    由于距离太近,也就是一米左右,我真真切切看清楚了这个萨拉根本就不是真的那个萨拉,虽然她戴着面纱。

    “你不是萨拉公主,你究竟是谁?”我脱口而出,简直不假思索。

    那女子一下被我问蒙了,旁边的侍女一下抱住我。

    那侍女对我说,“尊敬的王子殿下,请您务必保守秘密,千万不要把这个秘密说破,因为这是国王陛下所定下的,没人能够改变。”

    我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侍女过去把门反锁住,而假萨拉公主就把面纱去掉,干脆以真面目见我。

    “我叫玛格瑞特,很高兴认识你。”那女子站起身来,竟然要跟我握手。

    这是男子间且平等身份的人才应有的举动,我愣住了,考虑一下,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足够柔软,但皮肤不太细腻,似乎不是贵族女子应该有的。

    她长得很俊俏,眼睛虽然不算大,但神采飞扬,散发着满满的自信味道。

    她确实是青春靓丽的,皮肤有些黑,像是经常户外运动的人,不过,她的身形绝对是健美型的,比例相当匀称。

    她的左手舍不得放下白色狐狸,用右手跟我握手。

    “我听说你杀了诺鲁瓦,还击败了他不可一世的军队?我来到这里,就是想见识一下,你究竟是怎样一个英雄?”

    说着说着,她的手开始用力握。

    我根本没在意,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大劲。

    可是,渐渐地,我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她的手竟然像铁箍一样有力。

    我开始觉得疼痛,随即开始反击。

    但是,她的力量大的出奇,我反击不成,挣脱竟然也不成。

    旁边的侍女见到我龇牙咧嘴的样子,情知不妙,就抄起旁边的一根铜掸子,敲打在她的肩膀上。

    玛格瑞特松手了。

    我怒火上冲,正要发作,她却“格格格”娇笑起来。

    望着她花枝乱颤的美态,我顿时忍住了这口气。

    “他们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王子而已。我在想,诺鲁瓦要是知道会死在你手上,会气得事先亲手砍掉自己的脑袋的。”她的话里面充满了讥讽的味道。

    我生气了,转身要离开这里。

    玛格瑞特见状,急忙伸手去抓我的胳膊,被我甩开了。

    这时,一个人闪身进入室内。

    我一看,来者德利希。

    德利希望见室内情况,立刻就明白了。

    我出门去,他紧紧跟随着。

    走到僻静无人处,我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女子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冒充萨拉公主?

    德利希一脸无奈的说,这是国王陛下定下的,这女子确实不是萨拉公主,真正的公主殿下生病了,而且病得很厉害,所以国王陛下不得不找人代替她?

    我问,为什么不好好挑选一下,竟然找这样一个莽撞的女子代替她?

    德利希一脸无辜的样子,告诉我,他对这个玛格瑞特一点也不熟悉,只知道她是冯伯克曼大公的外孙女,也是一个身份不低的贵族呢。

    我说,贵族女孩子就不需要修养了吗?

    德利希央求我不要把秘密说出去,因为这个是国家机密,说出去就会引起很大的麻烦。

    我表示明白,心里面却在想,那个美奇帝的二王子孔西嘉这下有事情做了,娶这样一个全武行的老婆,以后有苦头吃了!

    biaoy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