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死奥义 > 二十四、西迪马
    开始航行的头几天,天气状况非常好,海风不大,海浪也算平静。

    我在船上认识了一个老头,他是一个侯爵,名叫西迪马。

    老头七十多岁了,但记性还好,非常健谈。

    他尤其喜欢跟我聊天,讲他年轻时候打猎的故事。

    我们两个越聊越投机,甚至吃饭的时候都在一起。

    老头的眉毛长,胡子更长,但更长的是,他吃饭的时间。

    我觉得他一顿饭能够花掉三个小时的时间。

    这天傍晚时分,我们经过一个名叫安荡岩的地方,那里有上百个垂直而立高耸入云的石头,一个个光溜溜的,像是人工雕琢而成的。

    这些从海面突兀冒出上百米的石头,让我想起了某种东西。

    西迪马老头正好在我旁边,问我安荡岩的礁石像什么?

    我反问他。

    也许是午餐饮酒过多,老头表情有些不太正经,对我说,像不像男人的那个,就是生育器?

    他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我问他,这些巨石是天然形成的吗?

    他说,当然不是。

    我吃惊不小,问他,不是天然形成的,难道还是有人刻意弄成这样的?

    他说对了,确实是人工搞成这个样子的。

    我有点不太相信,就问他,是谁在茫茫海洋当中,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弄出如此多的这些东西?

    老头告诉我,其实这是一个大秘密,很少有人知道安荡岩的过去,因为这个说来话长,涉及到五百多年前的一段历史。

    我是一个爱听故事的人,就拉住他,非要他讲下去。

    他带我去个僻静的地方,因为刚才的地方海风呼呼吹着,需要费大力气讲话才可以听清楚。

    我们落座之后,老头开了瓶酒,那是最好的拉菲酒,酒色橙黄透亮,醇厚甘香,回口柔和,沁人心脾。

    五杯酒下肚,老头的脸色微红,感觉爽了,于是就开始娓娓道来。

    五百六十年前,整个世界不像当今只有五个大国,而是分成上百个小国家,甚至一座城市就是一个国家。

    当时,信奉光明神艾泽的凯泰吉教教徒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范围广大,反而是信奉龙神凯里的达弗教教民更加数量庞大。

    在当时世界的中心,也就是格莱多王国的首都费纳斯,来自于世界各地,来自于不同种族,信仰着不同教义的上千名教士,展开了宗教真理的大辩论。

    他们关于世界的组成,世界的性质,世界的真实状况争论不休,各持己见。

    来自于塔兰王国的大公潘索尔提议,大家以法术的高下来评判宗教的对错。

    他的这个提议最终被采纳。

    原本对法术采取漠视态度的宗教因此完全落入下风。

    这场较量竟然断断续续进行了三十多年,直到一个人物的出现,才评出了胜负。

    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培拉希德。

    培拉希德彻底改造了凯泰吉宗教,使之变得更加灵活,发展和创造了源于光明力量的多种法术,并使其形成完整的体系。

    依靠着光明圣法,培拉希德广收门徒,并且东征西讨,征服各种异教徒,消灭各种所谓的异端邪说。

    培拉希德在世一百二十年,征讨世界四十年,建立的日升帝国包括了已知世界的五分之三的面积。

    但是,在他去世之后,他的几大嫡系门徒,为了争夺皇帝宝座,为了争夺圣法王的职位,展开了殊死的争斗,曾经辉煌的大帝国随之土崩瓦解。

    随后的数十年,各大宗教的教徒们不再理会真理,不再理会是否符合正义,不再关心弱者,他们挖空心思研究法术,研究如何快速高效的杀人。

    后来,培拉希德的一个嫡系门徒,名叫艾伯温的,公开反对光明教义,投靠到了坤多拉教。

    坤多拉教宣扬通过吃鲜活的,喝新鲜的血液,来激发灵感,激发法术的效力,甚至能够延长生命。

    为了自己的邪恶,可以不择手段,这就是坤多拉教的核心教义。

    在短短的十年内,艾伯温变得无敌。

    许多曾经试图对抗他的人,都被他杀死了,其中一些法术强大的,甚至被他吃光了肉,喝光了血。

    艾伯温摧毁了凯泰吉教廷的中心茹博思。

    他建立了一个邪恶的王国,名叫黑色悬崖。

    艾伯温遭到了全世界正义战士的征讨,但无人能够正面抵抗他。

    最终,狂妄到极点的艾伯温发疯了,竟然对自己的门徒下手。

    后来,他被女门徒苏丽斯引诱,被男门徒罗格斯和柏斯托联手斩杀。

    为了防止他死而复活,罗格斯和柏斯托分割了他的尸体。

    四肢放在了世界东西南北四个地方,躯体深藏在杜鲁特冰山的最深处。

    说到这里,老西迪马酒意微醺笑嘻嘻的望着我,问,知道他最重要的部位,也就是脑袋,被埋在什么地方了吗?

    我想了想,用手一指安荡岩。

    老头更乐了,点点头,夸我聪明。

    他说,为了镇压艾伯温最富有活力的脑袋,罗格斯他们煞费苦心,造了这样多的巨型男性石柱,某根石柱下面就压着艾伯温的头。

    他还告诉我,其实在过去,安荡岩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尼布萨特镇石阵。

    我问他,为什么他们不把艾伯温吃掉,反而费这么大力气处置他的身体?

    老头被我问得呆住了,他说他也不知道,他也曾经问过这个问题,但他认识的人里面,应该无人知道答案。

    他告诉我,艾伯温的脑袋被埋在这里,除了他之外,确实还有不少人知道,但艾伯温的四肢和躯干究竟在什么地方,就不是一般人所知道的了,也许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知道。

    老头这个时候喝得已经不少了,说话舌头发硬,硕大的鼻子顶端部位红得发亮。

    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他起身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护栏。

    等他离开之后,我惊奇的发现,那个护栏上面竟然留下了手掌的握痕,最深处竟然达到了三毫米的样子。

    那护栏虽然是木头的,但能够不经意的留下这样深的痕迹,这老头绝对不是一般人。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内心一阵崇敬。

    可是,我还有许多问题想问他,看来只能留待明天了。

    biaoyi0

    。